首页  >  CGO圈子  >  超叔:2018即将过去,我不会怀念它

超叔:2018即将过去,我不会怀念它

曾经的凛冬将至,变成了寒冬已临。

整个2018年,科技圈焦虑弥漫,活下去逐渐成为很多人的金科玉律。

2018年,腾讯开始没有理想,百度开始没有文化,阿里终于没有了马云,小米上市跌破发行价。

2018年,人设永不崩塌的金句小王子说,今年还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不惜流血把九败一胜的美团搞上了市;猜疑链也好护城河也罢,程大少咬着牙把战场开辟到外卖市场,哪怕滴滴今年属于要人命的超级本命年;从发现自己真正的对手不是百度而是腾讯,抬头开战闷头要做社交,张一鸣用了一年时间;从不知妻美到野花分外香,东哥人设崩塌只用了一顿饭功夫;

2018年,资本没钱了,好多VC清盘了,创业融资缩水了,大小公司又裁员了,风口公司先破产了,地产巨头都带头喊要活下去了;

2018年,币圈炸窝不断,P2P持续暴雷,A股吃人不吐骨头,你这些年靠运气赚来的钱,今年靠实力基本赔光了;

2018年,游戏审核冻结锁死半个行业,税改牵动百万小企业心,互联网造车一地鸡毛,千米长队退押金的途歌和ofo迎来无数惋惜;

2018年,贸易战黑云压城,特朗普伙同联盟锁死了中兴又咬死华为,增长黑客救不了持续下降的流量,自媒体一个个被封,裁员潮一波波索命。

2018年,网络与人口红利正式告罄,大公司转型中兴公司裁员小型公司清盘,拼多多和抖音们盘踞的五环外的小镇青年世界成为唯一的风光。

可那究竟是谁的风光?

《超叔:2018即将过去,我不会怀念它》

01  | 凛冬

很多人还记得,2018年初企业群体记忆,是从一个“民营经济已经完成历史使命”的恐慌讨论开始的。而到年底,一位民营企业家用纪实小说般笔触记录自己和其他私企老板“进宫”蹲号子的文章,在圈里大肆流传,几近恐慌式蔓延。

泛滥全年的资本钱荒和层出不穷的裁员新闻,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讨论了几年的凛冬将至,今年大概真的来了。

这个凛冬,是流量和人口红利走到尽头,是税改和信贷新政导致资本钱荒和LP大撤退,是甚嚣尘上的过冬论和肉眼可见的裁员潮,是中美贸易战渲染出的情绪低谷,更是纸面上的6%+的GDP增速越来越让位于真实感触( 市场上不止一个声音表示社会实际增速只有1.67%)。

是的,你开始相信小区门卫大爷口中说的“老家那儿半死不活撑着都撑不下去了,干啥都赚不到钱”,觉得更靠谱些,下意识把儿子喜欢吃的红提从进口换成了国产的。

钱突然少了吗?

一个说法是,是经济下行的事实和泛滥的情绪,让人舍不得拿钱出来了。

这个论调很合逻辑,但拿不出钱也是事实。凯恩斯主义在过去三十年大获成功,在屡次经济危机之下力挽狂澜,中国经济也实现了40年奇迹式增长,但时至今日,信贷刺激已经出现明显的副作用:供求不匹配、经济波动大,信心一轮轮被动摇;从企业到居民再到政府,杠杆高企债务水平急剧提升,加上贫富差距加大,长期内抑制消费;更关键的,房地产绑架经济,中高端有效供给不足,这意味着房子是抵御信用超发带来的“财富剥削效应”的唯一手段,已经形成无数人的思想钢印,有点余钱都去炒房……谁还有钱拿出来、愿拿出来?

当然中国市场不缺钱的,实在不行挤挤也总会有,然而8月底那“基金合伙人个税提高至35%”的传闻一出,哪怕后来有反复甚至不了了之,还有多少人敢赌?一片哀嚎都不能形容当时的情景,很多媒体给出了“创投业迎来至暗时刻”的标题。

LP们不出钱,VC到PE更收紧,于是感受最清晰的,是一线创业者们被迫下调估值,甚至根本拿不到了。

今年5月份在望京一家火锅店的聚会上,一个B轮有望的创业者还兴高采烈得分享经验:怎么跟投资机构打交道,某VC大佬喜欢什么什么,“去XX基金,你要穿红衣服,T恤衬衫都行,相信我,估值能至少提升10%。”11月底,这个投资人送走了公司倒数第三个人,和合伙人开始清盘,想卖都找不到下家。

《超叔:2018即将过去,我不会怀念它》

怎么过冬?

12月21日,经纬中国创始人张颖在微信为创业者提供了8条“过冬”建议,核心是“融资”和“裁员”,还给出量化指标:企业不仅仅要每周花50%的时间去融资,要抓紧时间裁员精简企业结构,“先干掉公司10%-15%最不给力的人”。

实在不行?那也别硬撑,“换赛道远远好过死耗着。

02 | 崩塌

12月22日一大早,很多人发现朋友圈又炸了:东哥又刷屏了了!

早晨八点半,虎嗅网一篇《刘强东:虽睡、无罪,方知妻美》迅速10万+,“东哥遭遇仙人跳,女方多次索要钱财”的反转情节似乎很合胃口,但随后过重的公关痕迹被来自女方律所的声明再次反转——尽管此案因证据不足已经免除了刑事诉讼风险,但女方及律师代理依然可以对该案件发起民事诉讼。

比起去年的老贾西退,东哥今年的人设崩塌吃瓜群众更多。

这一次,王思聪也开始给东哥微博声明点赞,不再像当初冷不丁一句“钱没谈妥”,但所有人都似乎“哦”了一声。

无论如何,从9月1号时间爆发期,东哥这个来自江苏宿迁农村、几乎是互联网圈唯一一个真正白手起家的大佬,今年人设崩塌得一塌糊涂,京东跌去1/3的市值似乎没人觉得意外。

崩塌的还有曾经风光无限的小黄车。

从千人排队上门1000万人线上闹腾要求退还押金而闹的满城风雨,到铺天盖地的各大媒体自媒体对ofo从管理到商业模式的质疑分析,”外界纷纷开始猜测ofo将“行将末路”,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

12月21日,马化腾在朋友圈一个“投票权”毁掉ofo的论断,被多家媒体抽丝剥茧分析后发现,原来用投票权杀死自己的正是ofo创始人戴威本人,其不服输的“为欠下的每一分钱负责”的一次次声明,被解读为不懂商业规则的偏执与任性——好多员工也跳出来,表示“戴威只想ofo死在自己手里”,甚至有人开始扒戴维当年“60分艺术加分才考进北大、50万贿选才当上学生会主席”。

真假且不论,等众叛亲离、资金耗尽的戴威“进入老赖名单”,被限制消费的新闻传出,所有人不由一声感叹:那个曾经“抛弃你”的同龄人,如今欠你199元押金还不还

《超叔:2018即将过去,我不会怀念它》

一个被资本催熟的行业,一个被商业现实摧残的年青人,一个给员工送豪车、为一首《滕王阁序》豪掷万金、对用户说将为欠下的每一分钱负责的明星创业者,如今成了弃子。

当然,很多人并不在乎那99块的押金,但当一纸裁员令摆到面前,大概就没人能淡定。比如,“上午还在改bug,下午就接到消息”的知乎员工——12月11日,知乎被曝开启了裁员闸门,多名认证为知乎员工的网友发布消息,称裁员比例或达20%,涉及人数达300人。

还有被认为处于二手车赛道一线梯队的人人车,被曝门店被关掉的城市高达70个,绝大部分员工被裁,赔偿未落实。“目前人人车真正有人员派驻的城市仅剩28个,这些城市的人员也有不少已被裁掉。”

曾经的明星公司趣店要好一点,回北京没位置还能留在厦门拿工资看海——2018年11月,到厦门“出差”两个月的200多名趣店北京区员工,被通知北京已经没有办公室了,之后他们只能选择留在厦门工作或者从公司离职。

此外,美图、唯品会、宜信、美团点评、京东、锤子手机、魅族手机、斗鱼直播,随着相继被爆出裁员的公司越来越多,再算上传闻中冻结社招的阿里、华为……“正常人员优化”的话术越来越堵不住社交媒体时代大家的嘴了。

根据《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今年互联网行业的CIER指数(就业景气指数),连续三季度出现下滑;全行业CIER指数也同比降低了18.93%。

你也许不会被裁员,但“跳槽要谨慎”的提醒怕不止收到过一两次吧?毕竟曾经豪气发5亿年终奖的滴滴,如今公开喊出“今年员工年终奖的力度比去年缩减一半,滴滴高管集体不拿年终奖”,你的老板大概也不敢太壕吧?或许可以看看,你的朋友圈多少人开始卖保险了?

寒冬来临,崩塌的是情绪和信心。

03 | 灰犀牛与黑天鹅

历史告诉我们,裁员潮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倒闭潮。

2018年,我们能看到无数场大戏走向终局。

这两年,随着比特币的大幅涨跌和“区块链”概念的爆火,许多打着“区块链”旗号的传销诈骗频频出现,利用人们“暴富”发财梦疯狂敛财。尤其2018年春节,以3点钟微信群为代表,一夜间把中国拽入“区块链元年”。

传说中,区块链工程师的月薪最高触及10万元,区块链媒体编辑、记者的月薪也一度达到6万元。

然而,比特币一路暴跌,从17年底近2万美元的高峰,不到一年时间就大跌80%有余,更创下11填暴跌44%的记录。伴随而来的是币圈“雪崩” 矿场倒闭,交易所凉凉,风光无限的大量区块链媒体改做情感吐槽,曾经年薪百万的互联网技术精英面临还贷压力痛不欲生……

也许区块链终将迎来爆发,但这波浮躁的投机者撑不到那天了,于是“那天饮酒到天明,不醉不归,杯子碰在一起,都是梦想破碎的声音。”

和崩盘币圈同病相怜的,还有爆雷不断的P2P。

今年夏天,P2P平台在以狂飙般的速度增长后成批倒下。管你是国资、上市公司背景,还是上过福布斯、胡润榜的明星企业家,该暴的不该暴的通通站不稳。数据统计,仅今年6、7月,超过一百家P2P平台爆雷,近千万投资人卷入其中,很多人或将面临“血本无归”的结局。

追要回来?不存在的。

很快,“崩、爆”这两个拟声词都不够形容人们心中的愤懑,于是“炸”、“薨”、“祭”一个个出马,实在是痛快+痛苦。

相比之下,A股爆仓似乎没那么痛苦——就跟国足没出现一样,多少有些心理准备了不是?反正今年美股、港股好像也美好到哪儿去……吧……

当然是骗自己的。

《超叔:2018即将过去,我不会怀念它》

前些天,一个老朋友在朋友圈清盘:经过46个越的努力,我们的小基金终于破产了,合伙人开始清算资产、就地解散。他是在2015年牛市时候从高薪职位辞职、拉着合伙人和几个LP的钱,在二级市场上也赚了些分红,但今年行情实在撑不住了。

几天前再见到他,已经把豪车都抵押了,重新回到职场上,好在人到中年,心态富足,这段经历也算人生一大收获。

事实上,2018年的A股已经称得上新一轮股灾了。上证指数年初摸高3587点后一路下滑,直到国庆后下破2450点,在刘鹤副总理带着央行证监会领导集体发言并出台一系列救市政策才略微止住狂跌。截至圣诞节,上证指数跌幅超过30%。

然而股指的跌幅不足以反映市场的惨烈,多达近千只股票的跌幅是超过50%的,数十支股票跌幅超过80%,原先十几块二十几块股价的股票跌得只剩零头的比比皆是。千股跌停再现,市场恐慌性情绪蔓延,2亿股民又一次交了学费。

从币圈崩盘到P2P遍地暴雷,再到A股疯狂爆仓、港股美股大跌,你会发现,你前几年靠运气赚来的钱,基本今年靠实力都赔进去了。

来,再跟超哥读一遍: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如果说这些投资游戏本身意味着风险,自己选的路跪着不行就趴下,毕竟灰犀牛总有一天会到来,那么因意外导致的黑天鹅在今年的频发,就让人无语凝噎了。

游戏版本号停摆近一年,几近摧毁了大半个行业,大小游戏公司纷纷裁员、倒闭,换赛道都一时没领域可选,巨头腾讯股价都能跌去近3成;中美贸易战开启,从中兴到华为都难以幸免,出海企业风声鹤唳,哪怕三轮听证会后孟晚舟被允许保释,巨大的不确定性仍然让全体国民揪心——美国一能拖,二能随时启动引渡,主动权都在特朗普手中,它的国际小伙伴也都蛮听话;还有一年好几拨的自媒体封号潮、影视娱乐限制条例、牵动百万企业的税改……

难怪有人感慨:”今年的黑天鹅实在要泛滥成灰天鹅了,经济学和数学都救不了寒冬中的创业者。”

04 | 冬天总会过去的……吧?

你说超哥太悲观?

你是家里有矿,还是拼多多持股元老?要不就是抖音网红。

也许你是今年这一波上市潮赚到了,那恭喜你,从小米、美团、爱奇艺,QQ音乐、拼多多,到映客、优信、有赞、趣头条,都是好公司,哪怕暂时破发,反正你也没别的好渠道不是?房子都开始跌了。对这些公司更是如此,凛冬之前上了市,总比最后一地鸡毛败给资本强。

说来说去,2018年不缺钱的,大概只有AI独角兽和造车新势力了。从商汤、寒武纪到第四范式,从蔚来、小鹏到车和家,这两条赛道的独角兽们暂时不缺钱,只是能否跑赢市场大盘和公众预期,至少是一两年后的事儿了——别忘了当年资本宠儿如今墓碑堆满车道沟的O2O和互联网手机。

那么,2019年会更好吗?

新晋大佬王兴给出的判断是“2018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将是未来十年里最好的一年。”他大概不是为了凑金句吧?

超哥搜索了10+顶级经济智库的经济形势预测,答案是全球经济都将越来越没奔头,国内也有大佬喊出“2019年全球经济都比2018年难过。”

至于国内市场……大自然规律告诉我们,冬天总会过去的。

即将到来的2019年,我们至少可以一块看看AI风口,听听新零售动静,期待下房价下跌但最好也别崩盘,产业互联网生根发芽,贸易战平稳收官关税回到低点,供给侧改革开始拯救实业。

昨天晚上,一个朋友说这两天准备去见约了好多次的某VC投资人,打算自己压低一半价格先撑过这个冬天。我很想喊住他,要不再坚持两天到19年再去?……可这个时候,这机会真心很难得。

嗯,我决定送他一条红围巾。

作者:超叔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