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CGO圈子

陈畅:衣二三倒闭,吸金10亿的共享租衣赛道已近团灭|AI财经社

日前,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给自己的用户们发送了一则短信通知,其中提到,衣二三将于2021年8月15日关闭服务,并将在7月13日停止会员下单,7月23日停止衣箱归还预约通道,8月1日起开启统一退还会员费及押金的通道。

共享租衣凉了,衣二三倒闭,这条吸金10亿的赛道已几近团灭

公开资料显示,衣二三创立于共享经济大火的2015年,主打包月租衣服务,以订阅会员制的方式为都市白领女性提供品牌时装的日常租赁,曾获红杉资本、IDG、阿里等6轮融资,融资金额达到5.3亿元。在这条赛道上,曾经如雨后春笋般涌出包括心上、女神派、多啦衣梦等一系列项目,并分别拿到了多轮融资,总融资金额超过了10亿元。

但现在,共享租衣市场已经几近“团灭”。据IT桔子的数据,国内目前已关停了至少10家共享租衣项目,包括多拉衣梦、爱美无忧、跳色衣橱、魔法衣橱、有衣、美衣共享、去租吧、喵搭、NA!VE那衣服等。衣二三在2018年获得一笔阿里的战略投资后,这条赛道上就鲜有资本动向。而衣二三当时拥有1500万用户,成为其中幸存的独角兽之一。随着衣二三停止服务,这条赛道也凉得差不多了。

这个从共享经济中诞生的“新物种”,为什么会走向失败?或许,用共享的方式实现“每天穿新衣”,本来就不是个好生意。

共享租衣,怎么赚钱?

AI财经社发现,目前的部分手机应用商城里还可搜索到衣二三APP,其最后一次软件更新时间停留在9个月以前。但打开APP,一则“感谢再见,后会有期”的停服公告便会弹出。

公告中,除了重复前述短信的内容外,衣二三方面还将停服的原因归结为“业务调整”。但对于调整的细节,衣二三的客服表示自己也是“突然接到通知,不清楚公司后续运作”。

在社交媒体上,一片惋惜声。这家成立了6年时间的公司,还是拥有一批忠实用户的。不少用户还在表达自己“积分没来得兑换”的遗憾,并在咨询和寻找新的租衣平台。而同样也有用户在讲述,自己之前使用衣二三的各种不良体验,以及感受到它退费困难等“倒闭前的征兆”。

在共享租衣这条赛道里,衣二三算是先行者之一。据速途研究院相关报告,2015年国内共有12家共享租衣项目成立,包括多啦衣梦、女神派、魔法租衣、租衣日记、美丽租等;到了2016年,随着共享经济走热,行业内发生了5起融资,融资金额超过3亿元;在2017年,衣二三、女神派和多啦衣梦等头部项目又均获得数千万美元的融资。

那是共享经济大潮涌动的时候。很多人都还记得,那时候打着“共享”旗号的创业项目五花八门,有共享篮球、共享图书、共享按摩、共享雨伞等等,甚至还有共享马扎。

也因此,共享租衣项目诞生后,也在面对行业中的疑问:它和租衣服有何区别?互联网观察家于斌向AI财经社分析称,实际上,两者最大的区别只是“线上”与“线下”之分。相比传统租赁形式,共享橱柜用APP就可以下单,并将租赁方式统一化。

根据速途研究院2018年一份研究报告提供的数据,在2017年中国女装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0356亿元,其当时预计2020年我国女装市场零售额会达到13996亿元。共享租衣瞄准的,就是“衣橱里永远缺一件衣服”、在服饰购买上容易产生过度消费的人群,以女性用户为主,让她们“以租代买”,只需要每月支付200元-500元不等的费用就能“共享”平台上的服装。

而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主要也是靠收取会员费。AI财经社粗略统计,衣二三的会员费为每月499元,多啦衣梦为239元,女神派为499元(新人首月299元);而源于美国、在2018年登陆中国的托特衣箱则为用户提供199元和399元两种月卡,以及897元和1797元的季卡。

这听起来,似乎是个成本低、回款快、前景可期的生意,因此也吸引了资本的关注。

有媒体报道显示,衣二三平台上75%的收入都是来自于会员费,并在2019年实现了整体盈利。女神派方面曾表示,在2017年时其每件衣服平均上架2个月即可回本,并且常服租赁超越礼服成为了公司主要的盈利来源,公司整体则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实现了收支平衡。

但事实上,关于这些平台服务的争议也一直没有停止。

有多位用户向AI财经社表示,在倒闭之前,衣二三平台的服务就已面临大量投诉。一位女性用户表示,她在开通会员后只用过一次,因为在体验时发现了里面藏着很多“坑”:平台官方称用户每次可租借三件衣服,但实际上,她发现衣服里只有夏装是单件衣服按“一件”算,稍微贵一点的衣服却要在平台上按两到三件的数量计算。此外,她认为,官方对外称自己的SKU有2万件,但实际上用户可选的衣服很少,“好看的衣服永远缺货”。

另外一个当年的明星项目“女神派”,也饱受诟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对它的投诉已超过200条,多数内容都是“超期不退会员费”和“不退押金”。其中一位用户表示,女神派拒绝退还其租衣服和包的押金总额已高达2.5万元,但其联系平台时,客服却总是在拖延或干脆不理。

AI财经社就此向女神派方面求证,但截至发稿时并未获得对方回复。经AI财经社向在线客服询问,对方称用户办理会员时需要交付550元的押金,但押金一般“都会退”,并未正面回复这个问题。

但共享租衣如今走向“团灭”,归根结底,还是它的商业模式很难跑通。

真需求还是“伪共享”?

共享租衣,在海外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在美国,共享租衣公司Rent the Runway在2009年就已成立,估值最高达到过10亿美元,并于近期传出了即将上市的消息。

国内的共享租衣项目,大致分为两类。一类是女神派、衣二三这样的“场景派”,主要满足用户在一些诸如婚礼、约会、商务活动场景中对高端奢侈品牌服装的需求,让他们花几百元就能穿上平时买不起的大牌衣服。

另一类项目,比如多啦衣梦等,则走的是“平民路线”。多啦衣梦创始人梁亮在创业之初就曾提到,多啦衣梦的出发点是“满足女性对衣服多样性的追求”,不仅是追求大牌,“淘宝风”也是市场检验出来的王道。

但事实证明,这两种模式在国内市场中都不太行得通。

一位早期加入过共享租衣项目的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租衣生意看着简单,但实际上它包含了选款、物流运送、衣服清洁处理等等环节,经营者要付出很大的精力和运营成本。共享租衣凉了,衣二三倒闭,这条吸金10亿的赛道已几近团灭

图/视觉中国

同时,对于共享租衣这件事,很多用户关心最多的就是卫生问题。即便没体验过该项目的人,也能想象到,平台上很多消费者咨询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穿别人的二手衣服不会脏吗?”

为了打消用户的疑虑,“清洁衣物”就成为了共享租衣平台必然要付出的成本。托特衣箱APP上称,自己平台上的衣物会经过16道清洗消毒工序;女神派APP上表示,平台自建了洗护消毒工厂,其客服则告诉AI财经社,“只要租赁出去的衣服都会进行消毒”。

《共享经济大趋势》作者、商业管理实践专家倪云华告诉AI财经社,共享服装,尤其是贴身衣服,都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一些卫生问题。在这两年,由于疫情的原因,更多的消费者对衣物安全的戒备心理也加强了。但对于平台而言,衣服一旦被人穿过,再经过水洗、运输,也影响了之后消费者的使用意愿。这就带来了平台上产品重复使用率低等一系列问题。

衣服清洁这一问题,对女神派、衣二三这种主打高奢服装的公司而言考验就更大了,毕竟大牌衣服的清洗护理尤其注重流程和细节。于斌也认为,共享租衣公司运营成本、售后成本、宣传成本等费用支出一般都比较高,项目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撑,很难经营下去。

多啦衣梦等项目试图通过快消类品牌衣服和更低的租赁价格走“亲民路线”,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却是,较低的客单价也拉低了平台的收入,无法覆盖运营成本,造成了项目的“烧钱”速度远远大于其造血速度。因此,早在2017年,多啦衣梦就曾被传闻“破产倒闭”,并转型女装订阅。

那么,一件衣服会在平台上存在多久?

女神派客服称其仓库会定时检查、丢弃,但没有给出具体时间频率。托特衣箱的时尚顾问则表示,平台上低于“9成新”的服饰就会淘汰下架,下架后这些衣服都会捐出去。但两家公司均没有明确给出一件衣服的明确使用寿命。

倪云华指出,共享经济的商业本质,是将商品或者服务的所有权和使用权进行剥离,通过移动互联网平台和技术将供需双方进行更快地对接,以提高商品使用价值的过程。

“在共享经济的大风口下,许多行业都尝试套以共享概念来改造一些传统行业,但并不是所有行业都能适用于共享经济。”他总结说,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要想成立,需要满足几个条件:首先是使用权和所有权剥离;其次是共享商品是刚需,且拥有“不易获得”的属性;其三是产品本身和交付过程相对标准化。之所以共享租衣会迎来倒闭潮,恰恰是因为它们不具备上述有效的共享经济模式条件,尤其是后两点。共享租衣凉了,衣二三倒闭,这条吸金10亿的赛道已几近团灭

图/视觉中国

倪云华强调,共享自行车和共享充电宝行业中有头部项目能活下来并走到上市阶段,主要是由于它们是用户的刚需、产品也容易标准化。

但与它们相比,租衣服,就很难说是一种“刚需”了。中国属于制造业大国,大多数人拥有对一定量服装的购买力,单独购买服饰的“使用权”的必要性不大。并且,共享租衣不像共享出行,后者用户的主要需求就是从出发地快速到达目的地;恰恰相反,人们对衣物服饰的选择中夹杂了很多个人审美偏好,没有统一的标准,这就导致产品的供应方和需求方很难做到简单、高效地匹配。

仍有幸存者,但行业已到了危急时刻

据悉,共享租衣项目在2015年兴起后,次年就有至少五家平台停止运营。女神派、托特衣箱和日前宣布即将关停的衣二三等,已经是为数不多的行业幸存者。

据AI财经社了解,截至2020年初,衣二三平台注册用户已超2200万。截至2021年4月,女神派的活跃用户达到4.14万。

现在打开衣二三应用,“阿里巴巴集团”几个大字还显赫地摆在开屏页面上。因为背靠阿里,衣二三曾经被寄予了共享租衣行业“独角兽”的厚望,它的倒下也意味着,这个行业“凉”得差不多了。

还在苦苦支撑的其他项目,要如何才能有自救的机会?于斌认为,共享租衣的用户以大学生和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为主,该群体的消费具有不固定性,再加之这类项目缺乏创新点,大量平台争夺有限用户,才导致每家公司的用户增长都十分有限。他建议共享租衣类公司可以去和高校等机构合作,做精准营销,扩展潜在用户。但这也需要投入较多的时间成本、人力和营销费用才能见效。

倪云华则表示,这类公司要想继续发展下去,首先要解决产品和服务的标准化问题,让用户需求可以在平台快速满足,提升交易发生的速度;其次是要保证能让用户以较低的成本获得价值更高的产品;第三是聚焦场景,增加与奢侈品牌的合作,满足独特群体的需求,提高护城河。

虽然共享经济概念已深入人心,但共享租衣,已然退潮。

—— 如果觉得文章还OK,请转发 ——

特别提示:关注本专栏,别错过行业干货!

PS:本司承接 小红书 / 淘宝逛逛 / 抖音 / 百度系 / 知乎 / 微博/大众点评 等 全网各平台推广;

咨询微信:139 1053 2512 (同电话)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436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uko102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