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首席增长官
  3. 商业增长

​十里芳菲创始人张蓓:一个度假村落的“一”探寻|混沌学园

在混沌学园,有一个堪称“花仙子”的传奇同学。她日行几万步,随身背着一个箩筐,上班的时候,一路上看到花花草草,都要修剪成很精致的样子。她称自己为“花将”,将自己的热爱倾注到事业中,让人世间多了些世外桃源般的存在。

她是张蓓,花间堂和十里芳菲的创始人。

用十年心血打造花间堂,成为酒店行业中独树一帜的连锁品牌。

卖掉花间堂之后,她奋力转身,寻找更契合自己理想生活的居所,开始二次创业,在杭州西溪的隐秘之处,用小自然村落,开启了令人心驰神往的芳菲世界。

十里芳菲既是村落,也是生活美学的实践,更是生命力修复的道场。

在这里,水路四通八达,阡陌纵横,需要乘船探寻。

在这里,以花养身、养心,每个日子都与花有关。

在这里,各种景色、活动、设施,无不在展示着关于美好生命的宣言。

……

张蓓用自己的理念,让我们看到了乡村景色的至美体验,也让我们看到文旅项目更多的可能性。

那么,为什么张蓓一定要二次创业?为什么她会选择村落作为切入点?村落究竟有何价值?当我们看一个度假村落的时候,应该带着什么样的本质认知?

以下是“2021李善友年中大课”演讲嘉宾张蓓的主题演讲《一个度假村落的“一”探寻》。

告别花间堂用十里芳菲刷新居所定义

2008年,我开始了第一次创业,把心目中自己家乡开满花的小四合院,抽象成理想生活的样子,做成了一间民宿,取名为花间堂。但没想到的是,这家民宿后来开到了全国各地。它就像一朵绽放的花,也像那个时候我对自己的期许。

这件事我一做就是十年,但有花开就有花落。

2017年,我卖掉了花间堂,想要追寻一个永远有花开的春天。于是,我开启了一段新的旅程——十里芳菲。

​十里芳菲创始人张蓓:一个度假村落的“一”探寻|混沌学园

十里芳菲属于文旅行业,产品定位是一个新型的文旅综合体。我们以村落的形态为载体,承载集住宿、餐饮、娱乐、会务、课程、婚庆、文创开发和销售为一体的度假目的地。由于我们的产品形态是一个村落,因此主战场就是在广大的乡村。

这里可能会有人疑惑:住宿、餐饮、娱乐……这些看起来就是一个功能端平平无奇的度假村,为什么要叫村落?它与度假村,或者民宿、酒店有什么不同?

对此我想说,村落之美源于人和居地的关系,人基于特定的环境生产和创造,形成了当地特有的风貌和生活方式。所以,每一个村落几乎都是生长出来的,而不是建造出来的。

因此,当我们开展乡村旅游,外来游客感受到的是居地的自然特色、人文风情,以及当地人和自然的协同创造。

对于十里芳菲来说,它在重新定义一个居地,这里不是渔村,不是果园,是花神的道场;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不是渔民、不是农民,而是有着“花神使者”的身份和自觉。

这里的美不是生活之外的表演,也不是设计师和泥瓦匠堆砌出来的,而是一群花神使者长期生活在这里,活出来的。12个月的花事以花养身、养心,村子里的每个日子都与花有关。

所有的外物都是我们内心的投射,所以我探寻十里芳菲的“一”的过程,就像是给我自己做了一个人体解剖,从皮肉的外象到骨骼的结构,再深入到内心的核心动力,是一个由外到内的过程。

村落的未来:生命力修复的道场

很多人不理解我的做法,所以常有人问我,村落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其实,在不同的视角下,我们从村落提取的资源要素不同,村落的价值和意义也就不同。换句话说,我们用什么与外界达成交换的主体价值,决定了村落的整体价值。

比如,在农耕视角下来看传统的村落,村落与外界的交换以农产品为主,包括粮食、瓜果和蔬菜,所以村落的价值是物化的,是“锄禾日当午、粒粒皆辛苦”。当然,这种交换也可能是劳动力的交换,导致空心村和留守儿童等现象。

再比如,在文旅视角下的村落,村落和外来游客的交换是以当地的风土和生活方式为主的体验式的交换,因此村落的价值是文化的,是文的外化形成的价值。游客能够参与到村民生产、生活的创造过程中,实际上就是完成了体味乡愁、领略新奇、感受自然的价值交付。

这里举两个例子:

在日本关西的白川乡,有个叫合掌村的村落,这个村因民居屋顶像合十的双掌而得名,这样的建筑形态是为了抵御严寒和豪雪。

在20世纪60年代,因为这个村的自然生存环境过于艰苦,政府曾动员村民集体搬迁,可大部分村民不愿离开故土,于是组成了一个叫做“结”的自治和互助组织,负责保护村落的文化,保护周边的生态环境,并且带领村民们整理村落景观资源,开民宿、开餐馆、办民俗博物馆,开始发展观光旅游业。

再后来,村里的200多户农家把主要农、副业生产项目,包括水稻种植、蔬菜、花卉、养蚕、养鸡以及加工等等,与观光体验相结合,经过几十年的打造,使一个偏远山村变成了一个有得看、有得体验、有得买的旅游目的地,这张掌灯节的照片让全球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

合掌村就是一个守住了传统就守住了市场的典范村落,被世界称道。

其二,在日本另一个县,还有一个叫Mokumoku的农场,占地只有200亩,但却造就了年入50万游客、4.5亿人民币年营收的奇迹。这里原本是一个靠养猪为生的村子,由于水土的原因,猪肉品质很好,做成的香肠也很好吃。但是由于周围人烟稀少,做出的好产品也卖不出去。

80年代末这个农场的创始人开始尝试开放养猪和香肠制作的全过程,把手工香肠制作当成场景入口,再整合十里八乡的手工啤酒作坊,牛奶作坊,麦芽工坊等等,联合起来供城市游客体验。并且实行会员制,依靠会员宣传和口碑,经过了30年的不断迭代,如今这里已经成为全日本最有名的农场和最富裕的乡村之一。

其实我们国内的很多乡村也都在尝试着打造。村落生活的体验和文化的交付,毫无疑问是乡村振兴的有力抓手。

但是建立在生产效率越来越高,生产资料越来越集约的假设之上,我还想把尺度拉得更远一点来看乡村。

前面这两个案例都是经过了三五十年的时间尺度,所以我假设站在2050年的某一天俯瞰地球,俯瞰地球上人类生活的痕迹,可能用两种形态就可以概括:

一种形态是建筑的堆叠,其中是人口稠密的城市、城镇。在城镇人们之所以不得不叠在一起生活,是因为它是以物的生产和物的交换为导向的聚合,它是生产力导向的,在这里的生活是要服从于生产的。

另外一种形态听起来很美好,居舍融于自然,阡陌纵横,是一种散漫的聚落方式,这就是村落。村落里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人来的,是以人的自然生产为目标的聚合,它是生命力导向的,生产是服务于生活的。所以在这样的村落当中,人们更关注自身的身体休整,更关注自身的精神成长,这样的村落就被叫作“生命力修复的道场”。

因此,从生命的视角来看,城镇和村落承载的是两种不同的生命状态,此时村落的新意义是“道场”,新价值是“场域能量”。而十里芳菲想做的就是这样一个向前一步的村落,以花神道场的名义重新定义村落的资源要素,并且重构了各要素之间的关系。

​十里芳菲创始人张蓓:一个度假村落的“一”探寻|混沌学园

这是我们打造的村落模型架构,也是我们村子的骨骼结构。

1.以“更友善”重构人与居地自然风土之间的关系。在十里芳菲里,一共有269种在册的会开花的植物。试想一下,清晨,操着各种口音的鸟,站在远远近近的树上叫着,树上的桃子、李子、柿子是专门留给松鼠的食物;晚上,村子里的路灯略显昏暗,这是为了不打扰动物和植物的休息环境;夏天,村子里采用了奶牛厂专用的蚊蝇防治系统……人与这方水土中的所有动物、植物都能够各安其所,相互滋养,这是多么美妙,这也是我们村落的自然观。

2.以“更安全”重构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关系。十里芳菲村民的价值观是“即兴智慧”,来到十里芳菲你会发现路牌上都有两个字母:“yes”、“and”。“yes”代表着我听到你、我理解你,“and”代表着我们一起。在这样人与人的互动关系中你会被看到、被支持,你会感觉更安全、更有勇气,你会更打得开、更放得下。十里芳菲可以说是一个夜不闭户的村子,也是一个入住不需要收取押金的村子,一个退房不需要查房的村子,这是一个共建开放的村子。

3.以“更美好”重构人与物、人与体验之间的关系。在十里芳菲,你早晨出来看到的扫地的、修花的,甚至是领你吃早餐的人,不一定是我们的工作人员,可能是和你一样入住的客人,他们选择了参与进来,在这里做一天的义工。

另外,村子有一个部门叫“美物制造局”,它取代了传统的采购部,它的存在就是让村子里的人看到、听到、触摸到的所有一切都是美美的。

4.以“更有趣”重构人与自己的生命之间的关系。对于一个鲜活的生命来说,“美”的反义词是什么呢?是“无聊”。把此生过得更丰盈、更鲜活,充满发现和创造,难道不是最基本的生命意义?在梨花树下读书、在花禅课上感受自己和植物之间的连接、学习精油萃取、学习做香等,这些关于美、智慧的课程和活动真的可以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愈发有趣。

5.以“可持续”重构生活和时空之间的关系。村落是和自然一同生长的生命体,需要最小限度的人工建设、最低限度的垃圾制造,就地取材,尽可能使用可循环的器具、可降解的材料……总之,尽可能地降低存在感、尽可能地不给地球和未来增添负担。

以上这些理念,有些是十里芳菲已经做了的,有些是正在做的,还有一些尚处于计划阶段。

不过,我准备花三五十年来迭代这件事情。为此,我在上周号召发起了一个未来乡村的产业联盟,希望能够吸引更多有内容的、有能量的长期主义的伙伴,一起来赋能这样一个赛道。

十里芳菲村落的“一”是什么?

“更友善、更安全、更美好、更有趣、可持续”,以这样一个模型构建出的村落,其系统背后的“一”呼之欲出——

十里芳菲的形态是一路从酒店、民宿、度假村再到村落演化而来的。

如果以酒店的角度来看,它提供的是住宿的功能,是空间的服务,毫无疑问它的服务是“一”。

近二十年的时间,各行各业都在学习五星级酒店的服务标准,像文华东方酒店、丽思卡尔顿等,服务就是王道。现在,一张舒适的床,一顿温暖人心的早餐,还有随叫随到的服务人员,其实已经成为基本的酒店产品。

如果以度假村或民宿的视角来看,产品空间是“一”,因为空间即服务。

比如我们去马尔代夫或者三亚,蓝天、白云、碧海、沙滩,以及属于你自己的独立小院,还带着游泳池。当这些空间带来的感觉扑面而来的时候,你是不是立刻想躺倒,感觉身心放松了下来。如果去丽江,你一下飞机吸一口气,就能嗅到慵懒的味道,就想慢下来。

而村落是生命力,是精神,是感受,是和自然之间相互碰撞而产生出来的能量场,所以它的“一”是场域的能量。

而对于十里芳菲来说,这是一个以花作主的场域,为人们带来以花养生活式的、极致的、非日常化的体验,让人们因为看到过和体验过,从而相信我们的生命还有着更丰盈、美好的可能性。

通过为芳菲学员提供更好的关于生活美学和灵性成长的内容,可以让我们更好地学习和吸收这些生活当中的技能,以更开放、更深切的连接来邀约和汇集同类,实现同频共振。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二次创业?我的答案就在这里,为了寻找同类,我们创造了一个叫做十里芳菲的世界。

我曾经和善友教授说过,我有一个理想生活的模板,那就是在花园里面活到92岁的塔莎奶奶。她始终怀抱一颗童心,充分享受事物的乐趣。她的院子里面随处都是花朵和果实。当客人来访时,便一起去采摘,用院子里生长出来的天然蔬果,烹饪出最美味的食物。她将所有的美好、意境融合在细微的日常里,十分令人羡慕。

善友教授说,这不是就是你现在的状态吗?为什么不把它合一呢?

我更羡慕塔莎奶奶的是,因为内心的丰饶使得她即使老了以后,依然有撼动人心的美丽容颜。

她的孩子们曾问她,你这一生都在花园里面劳作,会不会很辛苦?她说完全不会,因为 “我一直都以度假的心情度过每天、每分、每秒。”

这样一个由个体极致推展的美好生活,延伸出人们渴求简单、渴望回归的生命蓝图。

所以,我做这些产品,从服务是“一”到空间是“一”,又到了场域能量是“一”。终有一天这些“一”都会跟我们的生命合一。我想有一天这样美好的作品会经由我由内向外流出,因为我所做的作品能够感染更多的人,丰富更多人的生命。

—— 如果觉得文章还OK,请转发 ——

特别提示:关注本专栏,别错过行业干货!

PS:本司承接 小红书 / 淘宝逛逛 / 抖音 / 百度系 / 知乎 / 微博/大众点评 等 全网各平台推广;

咨询微信:139 1053 2512 (同电话)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cgo/model/430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uko102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