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MCN

国内首起短视频音乐侵权事件,给MCN行业带来怎样的反思

距短视频领域音乐侵权“第一案”—— 音乐版权商业发行平台VFine起诉Papitube旗下账号Bigger研究所侵权使用Lullatone原创音乐的事件已经过去一周,北京互联网法院对此还未宣判,但对MCN行业音乐版权规范问题的警钟已经敲响。

国内首起短视频音乐侵权事件,给MCN行业带来怎样的反思

短视频行业经过两三年的“野蛮生长”,走到了亟需规范化的阶段,一直伴随数字内容时代的版权问题在这个领域也逐渐显现,对于短视频,字体、图片、文字、音乐,获取各方授权都是令人头疼的问题。应该如何正视这些问题并采取相应的行动,市场应该还需要接受一些规范的指导。

怎样界定音乐侵权,以及侵权后责任由谁承担?

《著作权法》第十五条规定:“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中的剧本、音乐等可以单独使用的作品的作者有权单独行使其著作权。”

短视频可以看做是一种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这类作品中的音乐可以独立播放传播。所以,短视频的制作者在未获得原音乐作者的授权的情况下,且不属于《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多为公益、教育等非盈利用途)可以未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的情形,其在互联网平台的公开传播行为,可被认定为侵犯音乐原作者的著作权。

微博知名vlogger“你好竹子”曾经在她的一支vlog里提到自己商业短视频中的音乐都是通过正规渠道购买获得的。但如果严格按照上述法律条文,其实她的日常vlog中的配乐也应该经过创作者授权,这种授权可以是免费(联系到创作人获取授权同意),也可以是付费的。我们无从得知“你好竹子”的日常vlog音乐是否获得授权,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使用途径是商用还是非商用,使用者是个人还是公司,只要用于公共传播,理应得到对方的授权,TOP君从两位专业人士(上海某知名律所律师和文化娱乐行业律师赵智功)那里也再次得到确认。一般来说,自媒体KOL、MCN机构,使用音乐的短视频多用于塑造商业形象、用于商业传播,最常见的授权方式是付费购买。

国内首起短视频音乐侵权事件,给MCN行业带来怎样的反思

一旦短视频内的音乐被认定为侵权,视频创作者和其运营团队、所属的MCN公司应当共同承担法律责任。一般短视频创作者在入驻MCN的服务协议中都会有相关的知识产权侵权责任约定,可根据签约协议具体分配。而视频发布的平台,则有一个缓冲的“避风港”,即在内容被发现侵权之前,可以允许视频的存在,一旦被发现侵权或投诉,则应该在第一时间里删除,如未及时删除,平台也将有连带责任。至于广告主是否需要承担责任,主要依据视频材料是否为广告主提供,且其中的音乐是否由广告主指定使用,若是,则广告主也需承担相应责任。

平台化、批量次的授权和管理,可以最大化降低成本

TOP君采访到业内多家头部MCN公司,大都对Papitube侵权一事不予置评,但几乎都无一例外地表示将来会通过正规渠道合作。VFine也透露,过去一周里有大量MCN和有音乐使用刚需的公司前往咨询版权事宜。青藤文化总监于是女士表示他们已经在这么做了,青藤文化出品的的短视频涉及的音乐素材,基本都获得了授权。

也有一部分MCN在此之前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青瓜视频”吴健先生表示,之前对音乐版权关注得比较少,更多的是关注字体和图片版权。如果政策和版权代理公司对版权监督更加严格,会考虑建立风控小组,对版权问题以及内容风险做严格地把控和审核。

“最好能建立一个自己的版权查询库,这样大家做内容时需要用什么背景音乐时,可以在库里查询下是否有侵权风险。”当谈到会计划多少预算在购买正版音乐上时,吴健预估大致应该是几万块。但目前就VFine官网的价格显示,单次购买一首常规的音乐,用于网络短视频传播、多项目使用(指MCN旗下多个账号多平台使用),一年的费用是1000左右。根据创作人的知名度、商业价值等因素,价格会有上下浮动,可见购买单只音乐的价格确实不菲。

国内首起短视频音乐侵权事件,给MCN行业带来怎样的反思

VFine透露,目前有头部MCN机构已经和VFine进行商用音乐授权的年框合作,一年内千次商用音乐授权价格大概在40万左右,这与使用方预期可接受的价格之间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不过这样的一次合作,基本上可以满足公司旗下所有短视频音乐版权使用需求,平台也可以根据MCN机构需求推荐、采购、定制音乐。由此可见,虽然目前市场价格超出预期,但平台化、批量次的商用音乐管理和授权,依然是最大化控制成本的方法。

同样面对短视频音乐版权的困境,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更多是在发力原创音乐,将版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不仅前后推出两季“看见音乐计划”,抖音的海外版Tik Tok更于今年7月24日,收购了英国音乐人工智能(AI)初创企业Jukedeck。该公司专注于研究如何利用人工智能创作音乐,让用户在使用Tik Tok的时候可以利用这项技术为视频自动配乐。但这样的解决方案并不是所有公司都有资金和能力去效仿,而且“金曲制造机”是抖音的一个重要标签,短视频作者也普遍认为音乐因为极具感染力和情绪调动能力,对视频的重要性仅次于内容,AI自动配乐是否具有这样的感染力和传播性,还有待观察。

国内首起短视频音乐侵权事件,给MCN行业带来怎样的反思

良性的市场,需要共建利益再分配机制

版权问题并不是音乐市场独有,VFine此次起诉papitube,还被网友扣上了“音乐版视觉中国”的帽子。虽然官方对此做出了声明回应,希望把自己和视觉中国的行为逻辑明确区别开来,但我们还是可以从中窥见,公众对音乐版权的认知度和接受度的匮乏。针对VFine起诉papitube一事,新浪科技发起了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百分之四十的网友的立场都是质疑VFine碰瓷,剩下的人里一半以上表示不站队。

国内首起短视频音乐侵权事件,给MCN行业带来怎样的反思

据悉,VFine创始人唐子御也是一位音乐人,维护音乐创作者的正当权益和正常的商业规则,是公司的初心之一。音乐作品是音乐人创意和劳动的成果,盗版、违法使用的情况泛滥,创作人得不到应有的利益分配,是阻碍持续产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很多音乐人平均一年在版权上的收入才不到1万块,拿着他们原创音乐创作短视频的公司,却可以开出一条二三十万甚至更高的刊例价。

经过此次事件后,MCN或许是时候承担起他们应有的责任,共建一个更合理的利益分配机制了。因为如果非法使用的状况持续下去,极有可能出现另一种极端情况,那就是大量创作人因无法获得收益而放弃创作,而手握资源的头部创作者或唱片公司必将给出更高的售价,最终为此付费的,还是那些以MCN为代表的音乐使用者。

文:[email protected](TMarketing)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MCN: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cgo/model/233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