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上市梦难圆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接连被多方起诉:SHEIN何以成为行业的“共享被告”?

撰文/ 向雨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有媒体报道称,上市未获审批,投资人7折抛售,估值缩水三分之一,接连遇挫的SHEIN滑向了深渊。

此外, SHEIN英美战略传播主管Peter Pernot-Day接受了CNBC的采访,对最近一连串负面消息进行了回应。采访中,Pernot-Day表示,SHEIN赴美上市在望,投资人二次销售的估值并不一定反映现实世界的价值。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SHEIN英美战略传播主管Peter Pernot-Day

SHEIN试图通过公开喊话的方式挽回资本市场的信心,但略显苍白的回应恐怕难以打消投资人的疑虑。

据OpenSecrets的公布数据显示,SHEIN在2023年的游说支出较上年增加了657%,雇佣的游说人员也由8名增加到了14名,足以说明SHEIN在美面临的监管压力也在倍增,IPO的前景仍然飘摇不定。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作为出入法院的常客,SHEIN不是在被告席上,就是在打官司的路上:2月1日,据美国《Sourcing Journal》杂志报道,SHEIN的新加坡总部公司(Roadget Business Pte.)近期向伊利诺伊州东北地区法院提交了新诉讼,拟对速卖通、TEMU等平台的数十家跨境卖家发起临时限制令(TRO)动议。

什么是TRO?据业内人士介绍,TRO作为美国法律界的灰产之一,可以说是“美式霸凌”照进现实,通过申请临时禁令,限制中小商家生产或销售诉讼中列出的受版权保护的产品,而法律资源、信息的不对等的中小商家很可能不知如何应对,导致资金被冻结甚至关店。

然而,此次中小商家选择抱团取暖:22名跨境卖家聘请海外律师积极应诉,并对SHEIN提出的初步禁令动议提出反对。据外媒报道,一位卖家律师指出,SHEIN一直利用TRO作为反竞争计划的工具,迫使商家通过只能SHEIN供应商品。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不止如此,在当下,SHEIN明显处于众矢之的,一周之内连吃两三个官司,成为行业的“共享被告”:

1月16日,优衣库母公司迅销有限公司在官网发布公告称,优衣库已于2023年12月28日向东京地方法院对SHEIN日本公司在内的SHEIN旗下三家实体提起诉讼。原因是公司确定SHEIN销售的仿制品的形式与其自有产品“饺子包”非常相似;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无独有偶,1月15日,一位英国的珠宝设计师艾玛·法利(Emma Farley)在BBC的一档早间节目中,指责SHEIN盗窃知识产权,抄袭其刺猬风格的设计,并以极低的质量和价格出售山寨品。该设计师愤然表示,自己的每件产品都采用环保包装运输,而SHEIN采用塑料包装运输。

1月22日,据加州法院公布的信息显示,美国时尚品牌For Love&Lemons起诉SHEIN侵权。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接二连三的负面,难免动摇投资者军心。据彭博社消息,SHEIN的投资者正试图在私募市场交易中折价约30%出售股票。有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希音的投资者对公司的估值已经低至450亿美元,远低于SHEIN去年5月份一轮融资中约660亿美元的估值。即使在如此低迷的价位,他们也很难找到买家,这加大了估值进一步下跌的可能性。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然而,SHEIN“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曾经风光无两的快时尚巨头,如今背上了“时尚界黑社会”的骂名,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天道》中有一段关于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论述:强势文化就是遵循事物规律的文化,而弱势文化则寄希望于“破格获取”。而复盘SHEIN的一系列举动,不难看到,其正在“破格获取”的路上越走越远。首当其冲的,就是对原创版权的破格获取。

优衣库年初对SHEIN的起诉,再次揭开了SHEIN“共享被告史”的冰山一角:2023年6月,三名平面设计师向美国加州联邦法院提交了长达 52 页的诉状,声称SHEIN在未经同意的情况下窃取并出售了其创意作品的精确副本,还参与了系统性和犯罪性的版权侵权行为,严重违反了《诈骗影响和腐败组织法》。

再往前回溯,从ZARA、H&M、Tribe Tropical、UGG、Levi Strau等大品牌到小众设计师,都从指控过SHEIN侵权。在外界眼里,SHEIN抄得天马行空、来者不拒——在去年11月,SHEIN甚至因销售与全家原创冰淇淋“Taberu Ranch Milk”相似图案的印章而引发争议。根据《华尔街日报》的调查,过去三年中,SHEIN在国外面临至少 50 起涉嫌版权和商标侵权的联邦诉讼。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而结合诉讼文件,一条更为清晰的“SHEIN版权破格获取路径图”浮出水面。

SHEIN以配合内部反腐、解决运营困难、商讨潜在合作等名义,将合作商家骗到SHEIN位于广州的办公室;有童装商家透露,在SHEIN总部位于24层的办公室里,其遭遇四位SHEIN法务审讯。

审讯过程中,SHEIN员工非法没收了商家的手机,并非法导出了商家店铺所有的微信、支付宝等交易记录;同时,商家被迫强制在文件上签名,否则不能离开办公室,文件长达几十页,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条条款就是“商家的商品版权归SHEIN所有”。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然而,这对SHEIN来说,或许是一种饮鸠止渴,破格获取的版权即使填上了眼前的设计漏洞,对更庞大的原创需求来说,却无异于寸石补天:对SHEIN“小单快反”的模式来说,原创能力不足的“菜”是一种原罪。

为什么SHEIN对版权渴望度这么高?这要追溯到其“小快单反”的商业模式,就是以更小的单量对市场做出快速反应,通过小批量生产的方式推出巨量SKU,销售见好就立刻扩产。东边不亮西边亮,总一款适合市场——靠这种方式,SHEIN迅速走在快时尚前沿。

不难看见,依靠这种简单粗暴的模式起家,SHEIN主打走快、走量,是时尚行业的“长期主义绝缘体”,其原创能力建设从一开始就处于无根状态。据《第一财经》报道,一位国内快时尚品牌高管接受其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己当年面试SHEIN设计师时得知,SHEIN的设计岗位KPI考核只看每个月能提交多少个新款,审美、质感,统统不重要。

同时,SHEIN也曾试图通过收购较高端的品牌以拉动自身调性提升,但未能成功:2021年1月,Topshop母公司Arcadia Group受困于疫情,启动了破产清算程序,SHEIN曾参与竞标,然而,最终未能如愿以偿。

转型不易,风光不再:近几年,SHEIN利润逐年下滑,2022年,SHEIN净利率进一步下滑到3.2%,营收增速放缓至52.8%,同时,净利润也大幅缩水,从2021年的11亿美元缩减至2022年的7亿美元,下滑达36%。

另一方面,SHEIN“逆袭”的渴望不减。据《金融时报》报道,SHEIN管理层在路演上向投资者透露,SHEIN将其2025年的目标定为营收达585亿美元、净利润75亿美元、GMV增长至806亿美元。

可以看到,SHEIN最终选择孤注一掷:试图以上市破局。而这一豪赌,或许将SHEIN进一步推向深渊。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2023年1月,路透社报道称“SHEIN正考虑重启赴美IPO计划,最早于今年上市,筹资金额尚不明确”;2月,路透社再次爆料,SheIn控股主体发生变更,现包括其一系列商标及广州希音国际进出口有限公司在内的所有权,实际上都已归属于一家新加坡的注册公司(Roadget Business Pte)。

另外,有知情人士称,SHEIN创始人正考虑改变公民身份,加入新加坡国籍,从而绕过中国对公司在海外上市的复杂规定,给IPO创造条件。去年 11 月底,路透社再次爆料,SHEIN 已秘密申请在美国上市,或将在 2024 年启动 IPO。

然而,SHIEN的上市路并不顺,据CNBC报道,SHEIN申请在美IPO后,美国立法机构加强了对SHEIN的审查。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如果说没有上市预期的SHEIN还可以在风口之上粗放式发展,置负面舆论于不顾,然而,当下的SHEIN仿佛站在聚光灯下,一言一行被无限放大,其“简单粗暴”的发展模式也受到各方批判。在各大企业卷ESG之际,SHEIN进一步处于众矢之的:

2021年,据路透社报道,SHEIN在官网中声称获得了国际标准化组织(ISO)认证,且符合SA8000等国际组织制定的严格劳工标准,但ISO和制定SA8000标准的社会责任国际组织(SCI)都否认曾这一点。同时,SHEIN没有按照英国和澳大利亚法律要求,在官网完整披露相关供应链信息。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同时,2021年,劳工观察组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SHEIN使用的部分工厂是不符合ESG标准的。有工人表示,他们每周工作75小时的工作,每月只有一天的休息时间。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对SHEIN来说,这些以前或许并不致命的问题,如今都成为了上市路上的绊脚石。对此,SHEIN并没有置若罔闻,而是积极寻求改变:SHEIN在报告中指出,其正在与服装行业影响力协会(Aii)合作,向这家非盈利组织投资760万美元,帮助SHEIN制定供应链碳减排目标。

同时,SHEIN于2023年发布了EvoluSHEIN产品线,宣称其至少由30%的优选材料组成,且是交由通过第三方审计取得相关环保认证的供应商生产。然而,积重难返,“快时尚”“不环保”的标签在SHEIN身上根深蒂固,而投资者往往“不改造,只挑选”,低至450亿美元的估值,意味着其逐渐耗尽了对SHEIN的耐心。

苦海回身,迷途知返——只是资本市场是否对SHEIN的“自我改造”买账,还有待时间检验。

估值缩水、对中小商家“霸凌”:SHEIN为何滑向深渊?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增长黑客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cgo/model/113564.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大局财经的头像大局财经优创媒体
上一篇 2024-02-08 21:38
下一篇 2024-02-10 10:46

增长黑客Growthhk.cn荐读更多>>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Optimized by Optimole
特别提示:登陆使用搜索/分类/最新内容推送等功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