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CGO圈子

辰也:告别“陌陌”,“Hello”七夕|不二研究

又是一年七夕,已经陪伴我们10年的移动社交及娱乐平台陌陌,却在不久前换了“马甲”。

8月2日,原陌陌公司正式宣布其法定名称从“Momo Inc.”更改为“Hello Group Inc.”(原陌陌,下称Hello Group),同时企业价值观也更新为“善良、坦诚、进取”。

次日,Hello Group在陌陌APP上市十周年纪念日之际,公布其新的使命愿景为“连接人,连接生活”。有媒体评论称,陌陌改名后业务本身并没有任何变化,也许换名字只是一种态度。在Hello Group2021年一季报中,其营收、净利在当季均出现负增长,创下近四年同期的新低;且其重金收购的探探APP仍未实现盈利。

同样遗憾的是,更名后的Hello Group (NASDAQ:MOMO)以新名字在纳斯达克进行交易,似乎也没能大幅提振其股价。「不二研究」发现,Hello Group的股价在2018年6月29日的最高价52.22美元/股后,开始“波动式”下滑。截至美东时间8月12日美股收盘,Hello Group报收12.3美元/股,对应市值25.35亿美元;相较其在2018年6月的百亿美金市值,已经“蒸发”近80亿美元。

另一方面,用户群体初老也给Hello Group带来隐忧,而正在崛起的Z世代不再青睐于陌陌。当Z世代的后浪来了,陌陌也老了吗?此前,社交类APP Soul中止IPO进程,作为“对照组”的Hello Group顺势成为焦点。

据Hello Group官方公布,预期8月26日美股盘前,其将发布2021年Q2业绩报告。这次,资本市场会相信陌陌更名Hello Group之后的新故事吗?毕竟,用脚投票的资本市场虽然喜欢故事,但也迷恋数据。

从陌陌到Hello

Hello Group创始人唐岩曾被不少媒体贴上“古惑仔”标签,在他看来,不论是创业还是人生,没有什么需要过多纠结的,想做就做了。

2011年3月,唐岩创立陌陌科技,同年8月陌陌APP正式上线。2012年7月,陌陌科技完成B轮融资,估值约一亿美元;两年后,陌陌宣布用户数过亿。

2015年11月13日,唐岩发布微博称,“我们不亏钱了,谢谢。” 彼时,依靠游戏联营与表情等增值服务,陌陌公司正式宣布实现盈利。

2018年2月,Hello Group用近7.6亿美元(包含530万股陌陌A类股票和6.009亿美元现金)收购探探。

当年5月,探探创始人王宇和潘滢退出管理层,Hello Group CEO王力兼任探探CEO一职,探探仍保持独立运营。

「不二研究」调查了解到,对于Z世代而言,陌陌APP可能相对陌生,拥有小狐狸LOGO的探探APP更被其熟知;但在近期更名Hello Group后,其全新形象尚未铺开市场。

事实上,自2019年170亿的营收峰值起,Hello Group的营收增速逐渐下滑;2021年一季度的营收规模甚至退回3年前。

据Hello Group2021年一季报显示:其Q1营收为34.71亿元,同比下降3.4%;非公认会计准则下,归属于Hello Group的净利润为6.34亿,同比下滑16.11% 。

2021年一季度,Hello Group的成本和支出为30.163亿元,与去年同期基本的30.261亿元基本持平。

与此同时,其经营活动提供的净现金为5.016亿元,去年同期为5.435亿元,同比下降8.35%。

「不二研究」拆解两大APP营收来看:2021年一季度,陌陌APP的营收为29.02亿元,同比下滑10.33%。Hello Group官方表示,这主要由直播服务的净收入下降导致。

与此同时,2021年一季度,探探的营收同比增长48.7%,净亏损4200万;尽管亏损收窄,但其仍未实现盈利。

同样在2018年被Hello Group巨资收购的酷博特(QOOL),对于总营收的贡献也不高。

Hello Group2021一季报显示:2021年Q1,酷博特总净收入仅为111.9万元,在公司总营收占比仅为0.32%。

在「不二研究」看来,目前,陌陌APP传统直播业务的吸金能力下降,且新的业务增长点难以抵消降速;加之探探APP至今未实现盈利、酷博特营收贡献有限;单纯改名,并不能帮助Hello Group直接改写命运。

直播萎缩,Hello寻路

据Hello Group2021一季报显示,其营收来源分为直播服务、增值服务、移动营销服务、移动游戏以及其他服务五大板块;其中,直播服务、增值服务为主要收入来源。

「不二研究」发现,Hello Group的直播收入正在持续下滑。其2019、2020年的直播营收分别为124.48亿元、86.39亿元。

2021年一季度,Hello Group的直播收入仅为19.621亿元,上年同期直播服务营收为23.320亿元,同比下降15.9%。

Hello Group在财报称,其直播服务营收下降,主要由于其在直播业务中进行了结构性改革以重振长尾内容生态,因而对高额付费用户产生了一定影响。

直播业务萎缩,Hello Group试图寻找新的增长点,发力增值业务就是其中一条路径。据Hello Group一季报显示:其来自增值业务营收为14.55亿元,同比增长23.8%。

尽管探路增值服务初见成效,但Hello Group却还面临用户增长“天花板”,尤其是付费用户的增长瓶颈。

「不二研究」发现,2021年一季度,Hello Group直播服务和增值服务的合计付费用户,去重后为1260万(包含探探付费用户350万),同比2020年第一季度的1280万(包含探探付费用户420万)减少了20万。

同样拆分两个APP来看,财报显示,截至3月底,陌陌APP的月活用户为1.15亿,创下历史新高;但对比2020年第一季度的1.08亿,仅增长了0.09%,增长速度缓慢。

此外,「不二研究」对比以往数据发现,陌陌APP的月活用户在2018年已突破1亿,2019年第一季度达到1.14亿。某种程度而言,陌陌APP的用户增长已经遇到瓶颈。

去年底,王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曾谈道:“陌陌的全新用户很少,很多是回流用户。使用场景也是阶段性的,谈恋爱了就不用了,分手了想找人倾诉下,就又来了。”

在探探方面,仅就付费用户而言:2019年一季度,探探付费用户高达500万,随后逐渐递减至2020年Q1的420万、2021年Q1的350万。两年间,探探的付费客户流失量高达150万。

早年,陌陌APP以秀场直播业务为主打特色,吸引大批用户。当下,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崛起,不仅快速抢占Z世代的后浪市场,也在逐渐侵蚀陌陌的老用户。

业内普遍认为,陌生人社交首先需要人,即:老用户留存、新用户拉新。

在「不二研究」看来,对于前者,Hello Group的用户池逐渐抵临天花板,并被一些后起之秀蚕食;对于后者,Hello Group对Z世代似乎没有足够的吸引力,更名之后的新故事,还有待时间验证。

在年轻群体中失宠

——你知道陌陌吗?

——知道!我看《爱情公寓》知道的!张伟用陌陌摇出来一个女朋友。

00后的阿月(化名)向「不二研究」表示,尽管她从《爱情公寓》知道了陌陌,但从来没有想过下载陌陌APP试玩。

在2014年上映的《爱情公寓4》中,张伟用陌陌摇出女朋友默默,一度为当时的陌陌吸引了大批年轻用户。

时间跑进2021年,类似阿月的Z世代,或许有兴趣“考古”爱情公寓前几季,但对于剧中出现的陌陌APP却兴趣缺缺。

仅从用户时长来看,后浪似乎在逐渐“抛弃”社交类APP。

今年6月,中金公司预计称,在移动互联网总时长增长放缓同时,三大视频平台(字节系、快手系和微信)总时长行业占比将从2020年37.8%增长至2025年53.6%, CAGR 10.6%。

其实,不仅有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横刀夺爱”,陌生人社交的方式也在不断增多:在打游戏的过程中处CP;在QQ音乐的“扑通”、网易云的“云圈”找同伴;在贴吧、微博上通过发帖、引发情感共鸣。

95后的探探用户Amy向「不二研究」称,相比毫不了解的聊天,她更喜欢有互动的沟通更显成效。于是她在选择了游戏社交之后,由于闲暇时间有限,最终还是弃用探探。

2019年,Mob研究院发布的主要陌生人社交用户职业分布表显示,在时间段,陌陌APP57.9%的用户年龄分布在25到34岁,35-44岁的用户占比为19.2%。仅在2019年6月,陌陌APP25岁以上的用户超过八成。

在同一报告期内,探探41.2%的用户在24岁以下,但25岁以上用户依然占大多数。

不仅如此,多位陌陌和探探的双重用户向「不二研究」表示,尽管陌陌和探探都增加了直播业务,但相对于抖音和快手直播氛围,社交APP的直播还是缺乏多样性、少了吸引力。

此外,部分受访用户称,陌陌APP鱼龙混杂、私密性不高,而“杀猪盘”的种种传闻,让其对个人隐私、资金安全等充满担忧。

“不是社交类APP变差了,而是时代变了。”在一位社交类APP的前员工看来,不少社交类APP刚“出道”之时, 依靠“擦边球”buff加成吸引大批用户,并能有效达成社交关系;但随着监管力度加强、短视频崛起,社交类APP近年来明显“降温”。

在「不二研究」看来,已经诞生10年的陌陌,社交类APP的标签已经深根蒂固;在用户感知端,极容易覆盖其它新的认知标签。

从陌陌更名为Hello Group,或有助于打破固有印象,但能否赢得后浪欢心、重新霸屏APP使用时间,Hello Group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Hello 会是十岁陌陌的新生吗?

十岁生日,于少年而言,甚至称不上成人礼。但是,在迭代迅速的移动互联网时代,十岁的APP似乎已经老了。

诞生于2011年的陌陌,似乎显示出“初老症”:传统直播业务放缓、用户增长遭遇天花板;即使加入“新鲜血液”探探,也并没能缓解困局。

作为社交类APP,它同样直面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竞争,后者正在对用户时间进行疯狂抢夺。

甚至悲观一点,当Z世代的“后浪”不断追逐新浪潮,许多传统APP面临被时代抛弃的危机。

“Hello”!是一种积极的态度,也是一种朝气蓬勃的世界宣言。更名Hello Group,会是十岁陌陌的新生吗?

本文部分参考资料:

1《换名Hello,能给陌陌换来新故事吗?》陆玖财经

2《陌陌改名HELLO,或要与唐岩时代彻底告别》,视听观察

3.《越赚越少的陌陌,就靠“后浪”探探了?》,开菠萝财经

4.《营收、利润双降,收购“探探”已成陌陌最大败笔?》,博望财经

不二研究郑重声明:文中观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就此提出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谨慎理性作出投资决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461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uko102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