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CGO圈子

陈安庆:让企业闻风丧胆de记者为何转公关|南方传媒书院

记者转公关:会被同行戳脊梁骨污名为叛徒,但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

  (1) 那些让企业闻风丧胆的主编、主笔、资深调查记者,一直都是企业请你们关照啊,现在怎么突然反过来了?

    听说很多媒体人,要跑路改行啦,去做PR总监啦?最近很多传媒圈的老友告诉我自己要转行了,咨询我个人意见,这事呢,本不该说啥,人各有志,自我选择,但是还是和那朋友通了个电话,聊了聊去留的利弊得失以及如何适应,到底转行是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中年人转行,比年轻人需要更多的勇气。一旦选择转行,意味着放弃多年累积的专业背景,一切从头再来。

   如今,从公关的山头四望,满眼都是前媒体人。这两年还不断收到同行信息:“从媒体转公关了,请多关照啊。”以前这些人都是让企业闻风丧胆的主编、主笔、资深调查记者,一直都是企业请你们关照啊,现在怎么突然反过来了?

  (2)为啥,因为媒体业态不景气了,很多官媒半死不活,有如鸡肋,守着钱少,丢了可惜!

   一旦一个人停滞了,断档了,跟不上节奏了,沉没成本会让他们很有危机感。

   网上有段子说:“随便丢一块砖,都能在北京朝阳区地界砸中一个新旧媒体从业者。”与传统大型机构媒体不同,新媒体人如今正处于一个垂直类小众媒体机构群雄共进时代,这就意味着传统的时间赛道被打破,我们也正处在混龄共处时代。70后、80后、90后,乃至00后,共处一个斗兽场,适者生存,强者生存。    现在的体制内媒体,很多人都是在混日子,做体制里的一枚小小螺丝钉,从看似最无聊的小事做起,做好做精,现在很多大体量的上市公司,富得冒油,很多老记者干了半辈子新闻,发现体制和组织给自己的太有限了,内心太失衡了,看看这些曾被自己舆论监督的企业需要人做媒体总监、品牌总经理,经不住金钱刺激,要养家糊口,想想官媒也就是一虚名,那就转了吧,去企业做舆情危机公关。

   纸媒日子不好过,电视台也是半死不活,很多媒体人希望离开媒体,去一些上市公司碰碰运气,他们说现在传统媒体生存困难,眼看大厦将倾,实在不想继续做媒体了,收入少、年龄尴尬、无固定作息,涵盖了媒体人焦虑不安的所有理由。

 (3)人各有志,换一个活法,想转行本是可以理解的!

   每一个新闻人,在一开始都曾怀揣着崇高的新闻理想,为做一个合格的、“铁肩担道义”的新闻工作者而不断努力,无冕之王是别人对你的敬重,虽然你也知道你也不是啥无冕之王,在传统媒体薪酬待遇差的情况下,中年的新闻媒体人,做疲惫了,自身理想的破灭、社会无力感和来自家庭的压力大,在纸媒衰落的焦虑和迷茫中,一些媒体人撤离或者准备撤离,你希望换一个活法,想转行这本是可以理解的。

  (4)官媒中不少人一过35岁,就忙着转岗改行

    如今高校新闻专业毕业生仅约1/5进入媒体,媒体中的成熟记者,不少一过35岁便忙着转岗改行。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现象呢?

  这是因为被卡在事业与企业转型弯道中的传统媒体,既不能为大量聘用制记者,提供体制内的身份认同,又不能提供丰厚的经济待遇作为补偿,党报党刊有事业编的还可以继续混,以后弄个行政位置,升官发财,很多新闻民工四不像,啥都不靠,看不到希望,尤其是市场化纸媒体一个接一个的关停并转,停刊休刊停播大吉,让他们内心多少有些心灰意冷。再加上这几年经济持续下行,各行各业不景气,很多大型互联网公司都在裁人,连年终福利都不发了,更人大家心生恐怖。

    其实大家心里也清楚,都是盯着大场面大事件,到大媒体做记者,大公司做公关,觉得体面其实也不丢人,心里想只要不让他们干脏活,还是可以接受的。

(5)公关这个行当,名声不好,主要是因为有“黑公关”名声太臭!

    黑公关,实际是营销公关公司的一种,这种公司本着“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理念,在网站和当事企业、个人之间充当着“掮客”角色。隐藏在其后的则是一条由推手、枪手、水军组成的庞大的利益链条。

    在抹黑行径上,“黑公关”惯用手段包括且不限于:以幕后推手为主导发动全网深扒创始人或核心员工的“背后故事”;以行业观察者名义“揭露”预先加工的涉事品牌于产品、服务或管理上的不实黑料;以受害者名义谎称消费者权益受到侵害。

    为配合栽赃活动,“黑公关”们往往会在“黑稿”编撰中聚焦敏感话题、突出尖锐关键词、煽动敌对情绪,借以利用网民的通感心理占领舆论高地。发布平台则多以自媒体、企业媒体、社区网站等传播平台为主,这种去中心化的社交平台往往人气较高,遂成为“黑稿”诞生或扩散的天然温床。

    若未及时辨识并加以阻止,谣言便会于你来我往之间呈现出滚雪球的推波助澜之势,最终置受害企业深陷负面的舆情旋涡。

   企业里既豢养“白公关”也豢养“黑公关”,就看什么使用派上用场,黑公关见不得人,也就是干脏活的,他们还会找准时间节点下手,比如融资、上市期间,打一个措手不及。也有公司天天盯着同行的网站,关注竞争对手的犯错时机,积极寻找媒体爆料。其实,在任何一个行业里,似乎大家已达成共识:抹黑别人,也是把自己拉下水。在公关圈里,如果没有必胜的把握,一般不太敢明目张胆造谣撕怼。

 (6)不少老记爱惜羽毛,担心晚节不保,会被同行戳脊梁骨!

   因为公关的名声确实不怎么好, 很多内心有新闻理想,内心有道德洁癖的资深记者们,转公关也会担心名声不好:会被同行戳脊梁骨,自古汉贼不两立!但是钱这玩意,就跟臭豆腐一样,闻起来臭,吃起来香啊!为了养家糊口,讨生活也只有忍了!憋屈自己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在新闻行业一辈子,让他们难以释怀的是,这年头即使是很多官媒也做不了铁肩担道义的事情了,舆论监督在官媒中空间越来越小,

   (7)如果转行被骂作媒体叛徒,老脸没处搁啊!

   很多媒体人是爱惜羽毛的,干了几十年媒体,所谓铁肩担道义,妙笔著文章,一旦被骂作媒体叛徒,老脸没处搁啊!

   爱惜羽毛,怕污名化当然是对的,说明这人还有点道德洁癖,这年头道德洁癖绝对是一个好词。多少人为了钱没有底线,各种不择手段。

   很多媒体记者转公关,没干几个月不干了,因为刚去不久就不适应,打基础的时候,要干好脏活儿累活儿。自己以前好歹还是体制内,给资本家吆来喝去,训斥成一条狗了,自然内心无比失落,没干几个月,就忍不住辞职了!

(8)“污名”是个耻辱性标签,社会信誉或社会价值贬损,遭受社会歧视和排斥!

   “污名”一词来源于古希腊,指在人体刻画特殊记号以标志奴隶、罪犯或者叛徒等社会个体的劣等性。随着污名研究理论的丰富和发展,污名指社会大众给具有某种社会不期望、不名誉的个体或群体贴上的贬低性、侮辱性的标签。

  相应地,污名化就是这些个体或群体由于被贴上标签导致身份、社会信誉或社会价值贬损,并遭受社会歧视和排斥的过程。

  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在《污名——受损身份管理札记》中指出,污名是一种虚拟的性格刻画,它带给被污对象的是有别于其真实身份的虚拟的社会身份,这种虚拟身份带给被污名者的是卑劣,是携带危险信号的,在社会信誉方面“低人一等”,是一种不被尊重的社会身份。

(9)风气已然这样了,社会和行业的宽容度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松!人穷志短,毛瘦毛长

    污名化,其实是一种动态的构建过程,实施污名化和被污名化的群体,处也在不断的发展变化之中。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记者转公关的越来越多了,风气已经这样了,社会和行业的宽容度也就越来越松。

这年头很多人只信一句话,有奶就是娘,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钱,整个社会不是也是拜金的吗,什么有钱人就是爷,没俩银子,媒体人读书人你也是要弯腰催眉侍权贵的!所谓人穷志短,毛瘦毛长,尊严面子,有时候真是一钱不值?

 (10)问问自己,心态失衡,会不会崩溃?

   如果你真的从媒体行业转去做公关,你可得想好了?得问问你自己,你的心态是否能够调整过来,如果这一切准备都没准备好,我不是很支持随便跳槽,也就说你要下海游泳,你首先要明白你到海里面能不能够活下来,会不会被淹死,在海里生存你是否习惯、适应?

   媒体人以前在党政媒体也算是体制内的一部分,出去出个差、开个会,采个访,那是绝对是甲方,对方不仅好吃、好喝的伺候,采访有速录、写稿有通稿,还有红包拿。而你需要做的只是,回去东拼西凑写篇稿子,交差了事。

   关键的关键,在媒体虽然钱拿的不多,但是出去还是又一定尊严的,到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你真受的了,老板土鳖军阀作风吗?到了民营企业公司,你身份角色一下子从甲方变成了乙方。不管你面前的记者是大咖,还是未出校门的新闻实习生,你都要好生伺候。

 (11)你要扪心自问: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

    长期在媒体,媒体那种质疑精神、精神独立精神、平等意识、民主意识,宽松的人文环境,养成了你天生桀骜不驯,大块喝酒,大块吃肉,追求一种酣畅淋漓的洒脱快意人生,在社会上遇到一点不公平的事,你恨不得拔刀相助,行侠仗义,掏出记者证干丫的!

   你到了企业里,你可想好了,这样的日子也许真的一去不复返啦。这种身份上的失落感,你真的能够适应吗?

    也许有一天做媒体的慢慢地,会变成一种很奢侈的行业。记者这业,渐渐地也会成为一类人的专属,只有家庭条件殷实、不为物质所困的人,才能听从内心呼唤,不在乎小钱,一直坚守下去。

 (12)新的适应能力,归零心态, 新的知识储备!

   可能媒体人到上市企业里做品宣,或者公共关系的人成功率会更高一些。成功率需要资源和资历的积累以外,其实还是需要你新的适应能力,归零心态和新的知识储备。

陈安庆:让企业闻风丧胆de记者为何转公关|南方传媒书院
陈安庆:让企业闻风丧胆de记者为何转公关|南方传媒书院

    你要转型看起来好像不在话下,好像是容易,实际上是看山跑死马,隔行如隔山。转型前要苦练基本功,不断进化,把储备做足了再考虑转,同时也需要你把困难预估足了,谨慎考虑,三思而行。

其实说到转型,无外乎三句话,三个问题,第一:为什么转?第二:往哪儿转?第三:怎么转?这些你都要想得一清二楚,才好行动,想不清楚不要瞎折腾。

    (13)  说白了,不是转型,你是转行了! 

    你的岗位要发生变化了,你赖以生存的人际关系要发生变化,甚至对你的职业技能都要有新的要求。伴随着环境的摩擦,生理和心理的肯定会非常痛苦,这样的一个艰难的阵痛期,你得考虑好你是否适应。你的道德洁癖、你的心态、你的身份变化,都可能从零开始。也就是说你从一个职业媒体人转型做公关做品牌,除了薪水高点,能一定算一个好的选择吗?

(14) 企业要你写软文、吃软饭、甚至写小黑稿时,内心那一关怎么过?

     转型或者说转行做企业品牌文案,企业要你写软文、吃软饭、甚至写小黑稿时,首先过不去的是自己心理那关,因为你受到长期的媒体培养,觉得傻逼老板根本不懂媒体,不懂传播,总是认为自己的企业那点小破事,是个大新闻,全国人民都希望知道,而且必须知道,你会觉得这他妈根本就写不了,写了以后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内心的道德洁癖和媒体良心会让你备受折磨,你想你原来是大众媒体、无冕之王,别人求你!

你现在跟一个三孙子一样怂得俯下身子,跟人家看家护院,打扫门庭,以前是野战军战将,现在成了私人保安和家丁了,以前的荣誉感、优越感、包括自尊心都可能被人家踩碎了一地时,心理上这关确实很难过得去!内心的失落感,十有八九还是有的!

    那些没有做过媒体的企业内宣品牌人员,没有专业媒体的职业惯性也好,为自己服务的企业弄虚作假,浮夸吹嘘,早已经形成本能,花钱买粉、买水军平事了难的行为,似乎是天经地义。

 你作为曾经的职业媒体人肯定看不下去,觉得丫这货的吃相也忒难看了点吧,对于企业里歇斯底里的各种生产传播“假新闻、假事件”,过度营销,不择手段,各种主观用情感抒发和框架共鸣,达到新闻娱乐化的做法,你肯定也不敢苟同。

  长期的专业媒体训练告诉你,做新闻要实事求是,要客观,公正,企业哪里管的了你那些,他们信奉的天条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吹嘘天下第一才好,反正吹死了牛也不上税。

  (15)土围子里的霸王,蛮横嚣张不可一世,有俩骚钱了不起,出了门丫算个球啊!

    把不得把企业里那点破事吹成宇宙现象级大新闻,把企业土鳖老板当大领导那样宣传。  出了公司,丫一个买菜的,都不会认识张总、王总,土围子里的霸王皇帝,蛮横嚣张不可一世,有俩骚钱了不起,出了门丫算个球啊!

 《中国土顽私企老板14宗罪》

  •  1、任性:“想干啥就干啥,想要谁就是谁”的地痞流氓思维,坏事做绝,恶贯满盈。 
  • 2、无德:视职工百姓为贱人,家奴,摧残员工最起码的尊严。 
  • 3、土气,眼界未开,没见过什么世面。 
  • 4、自卑:出身中下层社会,读书少,没文化,羡慕真正体制内官员的风光与生活。 
  • 5、媚官:以中国官场的流氓文化为师。当官第一,权力至上。对金钱、地位和官职等产生嫉妒与迷恋。 
  • 6、狂妄:一个人说了算,天老大,土鳖老板老二。 
  • 7、匪文化:土鳖老板如山寨大王,生于青萍之末,长于江湖之野,匪文化路线。 
  • 8、土皇帝心态:人人三呼万岁,事事溜须拍马,恭顺者提拔,意见者遭殃,“我的地盘我作主”。 
  • 9、傻逼逻辑:土鳖老板的逻辑是我的钱比别人多,才能就比别人够,见识比别人广,精液基因都比别人好……傻逼自豪感爆棚。 
  • 10、法盲:有钱就能搞定一切?违法也不怕,派出所所长是我小跟班。 
  • 11、野蛮:粗暴、打骂、体罚、限制员工人身自由。主宰等于权力,独裁等于效率 
  • 12、控制狂:每一分钱的开支、每一个人的进出、每单生意的决策、每场会议的主持…… 
  • 13、人格分裂:咆哮、愤怒、狂犬针忘了打,医生开的药不吃。 
  • 14、看心情:一切以傻逼老板的心情好坏为转移。

  (16)很多企业养你就是要利用你以前媒体人身份和自由,要你给给他们擦屁股的,当灭火队员的!

   长期媒体生涯积累的自我道德约束感强烈。这种自我约束道德洁癖,来自于传统媒体工作所留下的职业印迹,强调职业伦理和职业道德,也形成了做人做事的准则。就是去了土鳖老板的民营企业,他们仍然会把自己看作是“大众守门人、媒体从业者”这样一个身份认同和职业道德楷模上去。

    但是中国的民营企业吗,大部分都是有原罪的,草莽起家,一地鸡毛,野蛮暴力中战国乱世中血拼,有几个是觉得的规规矩矩行事的?难免各种乱搞,出了事,养你就是要你给他们擦屁股的,当灭火队员的。

   你也前是为公众利益守望,好歹是为老百姓做事,铁肩担道义,多少还有点家国情怀、新闻理想支撑着。

    到了私企里,土鳖老板就是你的上帝,你的主子,你的衣食父母,这一点你要搞清楚,你惹毛了人家,马上炒你鱿鱼,让你卷铺盖卷走人!什么制度不制度,私企里面,土鳖老板的话就是圣旨,就是天条。他一个人闷闷不乐不开心,全公司的人不敢喘大气,走路都得像冰上走,且得小心翼翼的伺候着不是!

 (17)企业为什么请你去?写软文、吹大牛、扩大正面消息和铲除负面舆情,摆平各种脏事烂事!

   企业为什么请你去?你也得搞清楚,一句话要你去给他们写软文、吹大牛、扩大正面消息和铲除负面舆情,摆平各种脏事烂事,有时候甚至要你去给他们找五毛水军,去公关删帖子,把黑的说成白的。这些很脏的活,你得去干啊,不干请你来干啥?

    你还以为你是在媒体时的大记者、大主编吗?不是了,你是一个企业的员工,带着工作牌牌老老实实打卡,每天按时上班,还要没日没夜的加班,你觉得你在媒体辛苦,你到民营企业里面试试?任性傻逼老板,半夜三更喊你去开会,你能说你不去吗?

(18)  你抱怨报社电视台人治,到了私营企业才知道,媒体里都算仁义的了!

   你抱怨报社电视台人治,到企业里你就知道了,土鳖老板的话就是圣旨,叫你怎样就怎样,全公司里每一个人敢放一个屁,即使副总裁见到董事长、总裁也是唯唯诺诺,跪受笔录,点头哈腰三孙子一样。

   如果遇到了重大危机公关,作为前媒体人,你就要调动起所有能调动的人脉,利用多年积累面子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19)出来求助老友老同事,你的面子能用几次?怎么还给别人欠下的人情呢?

    明知道,企业里的各种脏事情,应该曝光,活该曝光,不是啥好鸟,你也得去给这些土鳖老板洗地,删帖,你的洁癖和晚节注定保不住,你以前在媒体多少有点人脉和面子里子,你找到这些老关系让别人给你面子,你也要想清楚,这些破事情,你的面子能用几次?或者怎么还给别人欠下的人情呢?

做媒体的眼界高,见多识广,好歹也是一知识分子,你到民营企业看到有些老板很土鳖,书多的不多,还喜欢外行领导内行,任意妄为,胡乱插手,态度粗暴。对于这些不懂行的老板,媒体人既庆幸又悲哀,庆幸的是有空间施展拳脚,悲哀的是首要你要争取到自己的生存空间。

(20)你原来是总编,到了企业就是一土鳖老板身前拎包的小喽啰!

   你原来是总编、新闻采编中心主任,到哪里人都给你面子,到企业去了后,你就成了某土鳖老板身前拎包的小喽啰了,你如果能适应过得了这关,你就去,如果你天生桀骜不驯,不甘被被人蹂躏,你就多考虑下,你能在企业里呆多久。如果你是一个文人气质、书生气特别浓厚的人,有点傲气,有点恃才傲物的人,你要到企业去,也不是说不可以去,要看看你和那个场域包括领导,那群人的气场是不是契合,契合的话,可以试试,不契合的话,趁早撤退或者继续跳槽。

   各位蠢蠢欲动的兄弟们,在转行之前,要想清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媒体人转行最难的在灵魂和心理这一关,人云亦云的跟风转行,弄不好是一个失败收场。企业文化、身份认同以及所谓的情怀问题、道德洁癖问题,都会一个个出现的。

(21)转行,就是清零,是从零开始,记住你不是一个媒体人了!

   说罢了,没有什么转型一说,实际上就是转行,是从零开始,不仅需要掌握企业实体行业的复合知识和人有限的精力,更需要具有将媒体资源转化为企业资源的妥协思维。记者,记住你不是一个媒体人了,你只是一个企业的普通员工了,老板面前你跪着听宣,好生伺候着吧!

    当然了,继续在传统媒体厮混还是彻底转行,这个艰难的选择,完全取决于你个体的自由裁量啦。有些资深媒体人正经八百的名记者、名编辑、报业领袖抱怨,自己身边的一些跑小广告的业务员改行赚得盆满钵满,凭什么我不可以?

    哈哈,你真不要这样想,你如果这样想也许真的错了,哪些有商业头脑的媒体里的广告业务员,或许不会写新闻、也不会拍东西、写特稿,或者说这些人新闻一点不懂,但是人家懂得赚钱啊,他们之前借着你媒体里的壳,其实掌握了大量媒体和上市公司大企业老板之间的良好关系资源,离职兴办公关、广告公司,加入大型企业和公关公司从事品牌以及公关业务,采编新闻业务上人家肯定不如你,但是人家赚钱和资源变现的能力,和企业土鳖老板之间的勾搭,比你所谓的名记者、主编、老总要密切深入的多啦。

(22)越来越多媒体人转公关,能写几个字的人,其实一抓一大把,其实已经不值钱啦!

从企业品牌广告经营的套路和熟悉程度上来说,从商业变现的角度来说,人家的优势比你做采编新闻业务的要强的多。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在很多人的心里,他们是这样想的这年头,黑猫白猫,能抓住老鼠的就是好猫。能写几个字的人,其实一抓一大把,其实已经不值钱啦!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广告口子里面出来的,将媒体积累的资源价值最大限度的变现,商业模式的变现和直接追逐,拉小广告的确实比写稿子跑新闻的人要有更多经验和储备。你不理财,财不理你,离钱近的,和钱直接打交道的,肯定比你天天跟稿子采访对象打交道的,更容易变现,这就是事实。

  (23)也许你跳出一艘大船,又栽在下一个火坑里了!

   一旦媒体产生危机,需要跳船谋生的时候,这纠结和煎熬就折磨着你啦,有人说改行的有新闻理想的,在离开媒体交出记者证的那一刻,很多人泪流满面,这都是有心有肺的,这都是真正的媒体人,但是哭啥玩意也解决不了,跳船谋生也许是对的,也许是不对的,也许你跳出一艘大船,又栽在下一个火坑里了。

  多说无益,且行且珍惜,愿兄弟姐妹们安好,山高水长,江湖再见,各自安好!

   总之,是朋友的,骨子里没变太多的人,转不转行,都是朋友,每个人有自己的无奈,也有自己的辛酸苦辣,爱慕金钱还是生存所逼,都是个人的选择,也许尊重比怨怼要好!这年头,干啥容易啊,大家都不容易!为了生活,多少人苟延残喘,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狗日的岁月!

   江湖再见,哥几个啥也不说,来来来,先干三杯!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

—— 如果觉得文章还OK,请转发 ——

特别提示:关注本专栏,别错过行业干货!

PS:本司承接 小红书 / 淘宝逛逛 / 抖音 / 百度系 / 知乎 / 微博/大众点评 等 全网各平台推广;

咨询微信:139 1053 2512 (同电话)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414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uko102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