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增长模式  >  社交电商是怎么让贝店成为流量发动机的

社交电商是怎么让贝店成为流量发动机的

近年来随着拼多多和趣头条等企业的强势崛起,所有人都清楚意识到了下沉市场中所蕴含着的巨大流量,以及这一金矿中所富含的商业价值。

《社交电商是怎么让贝店成为流量发动机的》

伴随着移动智能终端的全面普及,发展了近二十年的中国互联网终于迎来了人口红利的终结。与此同时,具有自发传播效果的社交流量,成为新的廉价流量池,开始为下一代互联网产品提供强劲的发展动力。拼多多们以此崛起,而贝店则用全新的社交电商模式,获得了飞速成长。

01社交电商风起云涌,贝店浪遏飞舟

在业内,社交电商已经被看作今年已经来临的风口。巨头入场,小玩家纷争:京东拼购、苏宁拼购、贝店、网易推手、淘宝特价版,此外还有洋葱海外仓、有好东西……拼团、分销,基本上已经成为国内电商的标配玩法。

相比以往,如果说传统电商本质上是一种搜索电商的话,那么社交电商本质上则是基于一种分享式的、推送式的、互动式的电商,以强关系为主。具备了低损耗、低交付成本、低获客成本、高毛利,高频,高复购率等优点。由于其兼具了电商和实体店的优点,同时避免了两者的主要缺点、资金成本显著低于二者。因此业内认为,社交电商一定会成为与线下店、电商平台并驾齐驱的第三个基本购物场景。

具体到贝店,自2017年8月上线以来,贝店就凭借着其独特的运营法则,成为2018年除拼多多外成长最快的社交电商平台。

“社交电商经历了2.0版本的迭代。”贝店总裁顾荣说。

在他看来,社交电商的1.0中,以有赞和微店为核心,特点是每个人都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小中心,但还是一个中心化流量的玩法,要靠用户自己去建立供应链、获取流量。

而今天是社交电商的2.0时代,平台更多的是做基础设施,默默的在后端做好供应链、选好品,用户作为个体走到前台。

在具体的运营方式上,贝店采用自营+品牌直供的模式,与全球品牌方、源头工厂合作,只做自营正品,确保源头直采,确保严格品控。贝店筛选优质供应商和SKU品类,用户可零成本成为店主,以5%-40%高折扣直接从贝店购买商品,或者是挑选优质品类形成商品链接在各渠道传播,然后从成交的订单中获取提成。

相对于传统的微商,需要囤分级代理加盟,囤货,线上线下推广,包装发货,产品单一,而贝店在这基础上深究痛点,将所有品牌商集中在一个平台上影响,达到每个推广者都能将品牌打出去,一件代发,产品质量把控。与此同时,由于社交电商的天然优势使得商家无需在广告上花费太多支出,从而大大减少了其经营成本,进而可以使贝店商品的价格在产品质量的前提下低于传统电商,达成“好货价低”的多赢格局。

此外,贝店的经营理念也值得我们注意。

贝店董事长张良伦认为,共享经济会催生无数的KOL(意见领袖),对贝店来说,一个店主就是一个意见领袖。未来整个中国的创业里,会有越来越多的微小的创业者,会越来越多的具有意见领袖气质的创业者崛起。而贝店,正好赶上了这样一个大时代。

这样的KOL社群模式,被人们形象的总结为“森林式社群模型”。

相比在草原式社群模式中,每个人都是中心点,但每个人又都不是中心点,默认了在社群中每个人都是平等的,价值都是相似的。贝店的“森林式社群模式”认为,整个社会是一个复杂的链条,在这个链条上,人和人其实是有差别的,处在关键节点上的人,通过其个人影响力可以建立起自己的社群和IP,就好像森林中一棵棵的大树,每一棵大树都可以影响一方环境。

《社交电商是怎么让贝店成为流量发动机的》

作为森林式社群模型的代表,贝店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获得流量,而在这个过程中,处于关键节点上的人能够成为一个社群的领导者。与此同时,贝店又用中心化的方式提供服务,用自有的供应链、营销、商家体系为用户服务,推动着社群的良性发展。

02社交电商,百舸争流

作为中国最老牌的电商企业,阿里巴巴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了“淘宝模式”的局限性,随着电商的蓬勃发展,淘宝这种基于搜索的电商模式很快就让各家淘宝店主感觉到“流量”的稀缺性。正是在这样的市场需求的倒逼下,淘宝客应运而生。

但随着微信对淘宝客账号及其分享群的大规模封杀,乃至封锁淘宝分享链接等一系列手段,淘宝客的生存空间逐渐被压缩。

去年三月,阿里妈妈在上海举办的“2018淘宝联盟媒体营销峰会”中,重磅发布了“超新星计划”,以期打造开放化的社会化大分销。而所谓的社会化大分销系统,其实就是社交电商的另一种说法。

与此同时,腾讯也没有停下布局社交电商的步伐。去年四月,微信小程序搜索栏底下的“购物单”变成了“好物圈”,用户不仅仅可以管理订单与收藏物品,还可以直接将物品推荐到好物圈,向好友分享和展示心仪的“好物”,从而形成类似朋友圈的商品流。

朋友圈式的商品流,将是商家产品曝光的绝佳机会,这无疑给了社交电商巨大想象空间。

另外,在前不久京东为孵化购物圈的专属种草红人,正式开启了“超级合伙人计划”。计划中京东集团将斥资千万现金、亿级曝光,在品牌合作、流量分发、包装推广等方面扶持超级合伙人,以期在社交电商中获得一席之地。

而以上提到的三个例子,除了踩中了社交电商的风口,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特点,那就是从其经营模式来看,其实都暗合了贝店所秉持的“森林式社交模型”的特征。

相比早先年的微商模式,强有力的平台企业用其自有的供应链、营销、商家体系作为中心,大大降低了运营中可能会出现的风险问题,正规性有了质的飞跃。具体到贝店,那便是用中心化的方式提供服务,用自有的供应链、营销、商家体系为用户服务,推动着社群的良性发展。

而相比传统电商,由于其集中式的搜索推荐广告,广告位有限,已经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商家需要。社交电商这一分散式的流量模式,则完美解决了这一问题。同样以贝店为例,以店主作为一个个联结的节点,用去中心化的方式获得流量,而在这个过程中,处于关键节点上的人能够成为一个社群的领导者,在根本上丰富了流量来源,大大降低了商家的流量成本。

而正是由于这两点,以贝店为代表的新型模式在电商领域内受到了市场的广泛认可。

03零售文明,以往鉴来

古人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现如今,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有太多在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变量在未来中发挥着重大的影响,因而,许多领域在面临未来时都是全新而未知的。

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能根据部分相似性从历史中获取些许经验教训,从而为混沌的未来点上一支微弱的光。

美国作为老牌发达国家,有着上百年的零售文明。当然,这一百年间没有互联网,但美国的邮购零售企业,跟电子商务在本质上其实有着一定的相似性——信息为主导的远程购物。

近些年里,伴随着互联网的强势发展,中国以20年的时间走过了美国百年的发展历史。

阿里学习了世界上第一家邮购零售企业——Ward百货的担保交易,有效解决了远程购物中的信用问题。相比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购物习惯,远程购物很容易让买家担心付款后,收不到货物,而同时卖家也会担心发出货物后,收不到钱。

Ward百货和阿里的支付宝解决了这一问题,并且均成为了自己那个时代的零售行业的巨无霸。

但世界上没有永恒的霸主,在美国,替代Ward百货的下一位零售行业的巨无霸Sears,其核心竞争力则是遍布全美的合伙人玩法。

所谓的合伙人模式,其本质也是进一步凸显人在社会关系链条中的传播价值,这跟贝店所做的社交电商有着诸多相似。

《社交电商是怎么让贝店成为流量发动机的》

当然,我们并不能通过这样的类比就粗暴认定“阿里就是过去的Ward百货,贝店就是过去的Sears,正如Sears代替了Ward百货一样,贝店终将代替阿里。”

但是,正如杰克•韦尔奇在《商业的本质》中所说的那样,“尽管科技和互联网给我们带来了诸多杂音,我们应该坚持商业中最根本的东西。这些东西在1960年是真理,在2016年是真理,到了2060年还是真理。”

我们可以相信,商业中存在着相通的底层逻辑。

在零售文明的发展过程中,人们迟早会意识到“远程购物”所带来的极大便捷,而“担保交易”则是解决信任问题的最佳通道。电话邮购时期如此,互联网时期亦如此。

而随着远程购物规模的扩大,流量成本的日趋高昂几乎就是一件必然的事,而“以人为中心去进行商业匹配”将由于其极低的成本优势和对人性的契合,成为接下来的必然选择。电话邮购时期如此,互联网时期也将如此。

我们不知道在未来谁将成为Sears,但Sears模式终将代替Ward模式,这是可以确定的事。

这条路,贝店已经走出很远。

文:贾琦@互联网圈内事(quanneishi)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小红书推广: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