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从俞敏洪到雷军,他们如何带领企业突围、穿越周期?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文/周晓奇

编辑/叶丽丽

从北京地铁4号线“中关村站”出来,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代表中关村第一代企业标杆的四通大厦,随后沿着北四环西路步行至中关村创业大街,各类新兴科技企业驻足于此。

与北京大学隔街相望的理想国际大厦,更是见证了新浪、百度、爱国者等不同时代创业公司的来来往往。

这些年,中关村也见证了无数创业风口,从O2O、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到VR、AI、区块链、无人驾驶,再到如今的元宇宙、Web3……中关村早已成为了一种创业精神、一个历史路标、一个时代风向。

据北京方迪经济发展研究院、中关村创新发展研究院发布的“中关村指数2021”显示,2020年中关村示范区有亿元以上企业3991家,上市企业中千亿企业14家,估值超百亿美元的超级独角兽企业4家。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中关村,图源中关村发展官网

很少有一个地方如中关村这般,光说出名字就顿有一种创业激情扑面而来。

在中关村之外,哪些事情能成为历史路标?哪些建筑能作为城市地标?哪些面孔能代表时代风标?哪些思考能给出人生坐标?

带着这些问题,央视网一档名为《云顶对话》的栏目,在近期开播。在一位“云顶观察员”与“行业思想领袖”深度对话中,洞悉企业随着时代趋势变动,所做出的方向调整和业务创新。

在已开播的两期节目中,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财经频道主持人周运作为“云顶观察员”,与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小米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雷军进行了深度对谈,分别探究了东方甄选直播间爆火背后的故事,挖掘了雷军为成就梦想,穿越30年创业周期、不断自我革新的韧性故事。

在这个略显浮躁的时代,《云顶对话》旨在挖掘经济社会中代表人物对产业的深度洞察,分享他们对时代变局的思考和应对之道。

1、滚滚创业潮,值得被记录

“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向北1500米”。1995年,瀛海威创始人张树新在中关村南大街零公里处竖起的这块广告牌,拉开了中国互联网创业大潮的序幕。

此后,一批奠定中国互联网格局的创业者纷纷走上中关村的舞台。

正是在这一年,为了迎战微软对中国市场的进军,雷军带领金山20位顶尖程序员在北京四季青的一个四合院内没日没夜地开发“盘古”组件。彼时,雷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梦想着能够扛起民族通用软件的大旗。

为了提高盘古销量,雷军还曾在中关村找了一个软件店亲自卖货,从一开始卖不出产品,到第七天成为店内销冠。

作为中关村第二代创业者,雷军在这里完成了事业起步、又成为中关村第一代天使投资人,此后于2010年4月,在中关村银谷大厦的办公室里,他和创始团队一起喝了碗小米粥,创办小米。

在《云顶对话》的节目中,雷军提到了自己在37岁左右带领金山完成IPO,也实现了财务自由,半退休三四年。但最终,他决定再次创业,创办一个技术公司影响全世界,改变大家对中国产品的印象。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云顶对话》栏目截图

在雷军的创业旅途中,中关村可以说是独特的存在,就在近期,雷军在中关村论坛上表示,小米发展离不开中关村创新创业的热土,小米在创业初期的所有融资全部在中关村完成,这里有最好的风险投资、产业投资。

在雷军创办小米的时候,俞敏洪创办的新东方学校早已经在全国发展得如火如荼, 2006年,新东方就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在纽交所上市,成为国内教育海外上市第一股。

俞敏洪的创业,也是从中关村起步的,在中关村第二小学,他租了间平房当教室,外面放了一个桌子和椅子,“东方大学英语培训班”就开始招生了。

俞敏洪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他是看着中关村成长起来的,从一开始中关村就有着创新元素,“我觉得到中关村来的人,都有着创业家的精神、创新家的精神,当然最后都有着企业家的精神。”

在中关村的土地上,成长出了一个个不服输、敢探索的创业者,他们的企业壮大的过程中,也赋予了中关村科技创新的底色。

各家新兴技术企业也各有特色,中兴通讯的5G技术;寒武纪、紫光集团的智能芯片;商汤、旷视的AI技术;京东方的柔性显示屏……正改变着中国科技产业的面貌。

这些年,中关村的创业浪潮从未停歇。截至2020年底,中关村示范区拥有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63个,国家级众创空间118个,硬科技孵化器42家。2020年示范区孵化机构在孵企业数6677家,累计毕业企业数量12094家。

中关村,这三个字代表的意义,早已经超越了地理概念,已然成为了一个符号、一个精神象征。

而创业的滚滚大潮中,需要一档记录时代发展的好节目,一个深度栏目不仅仅是记录企业的兴起浮沉,更是从高维度反映国家经济在不同阶段的走向与变化。站立云顶,传递有深度的“云”端思想,对行业的发展也有着独特的价值。

2、突破,是企业家持续的思考

在央视网《云顶对话》的节目中,雷军提到了一个细节,他说小米决定造车是被逼出来的决定,或者说,这是一次出于责任感与紧迫感的自救突围。

这句话背后,是一次危机。

2021年1月15日清晨,美国国防部将小米集团列入涉军企业清单,宣布将制裁小米。

“我们如何应对危机?下一步制裁会不会越来越严重?小米会不会连手机都做不了?”在紧急召开的董事会上,雷军与董事们不断思考应对之策,他们身上肩负着几万名小米员工,以及背后数万个家庭的未来生计。

此时,一位董事提出了不一样的想法:“要不,我们现在开始认真研究下智能汽车?”

一家智能手机企业进军汽车领域,这着实是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但彼时身处危机的小米,必须想尽办法找到一条解救自身的道路,造车似乎是个可行的办法。

在这一天,小米正式组织了一个10人的筹备小组,正式调研智能汽车。在随后的75天内,小米进行了85场业内拜访沟通、与200多位汽车行业资深人士深度交流。

“调研得出的结论让我挺惊讶的。智能电动汽车已经成为汽车工业与消费电子的融合,它正在风口上,如果不干就落伍了。”雷军在《云顶对话》中表示,这种紧迫感让他推迟了已在筹划的退休计划,转而要押上自己的全部声誉与身家,进行人生的最后一次创业。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雷军在《云顶对话》栏目对谈内容

2021年3月30日,小米集团发布公告表示公司董事会正式批准智能电动汽车业务立项。小米,在这一天正式踏入智能汽车领域。

跟随趋势、突破自身,与时代共鸣。雷军迈出了新的一步,而俞敏洪,则是在至暗时刻中摸索出了新路。

2021年,同样是新东方的关键之年。12月28日,新东方推出旗下直播带货平台东方甄选,从讲师到主播,从讲台到直播间,新东方就此开启了在直播带货新领域的突破之旅。

突破自身往往伴随着阵痛,新东方亦是如此。

东方甄选刚上线的半年,销售额普遍在30万元以内,有时候单场直播额甚至还不到10万元,可谓十分惨淡。

“最开始直播的半年,直播间都是骂我的,而且一刷就是几十条。”在《云顶对话》中,董宇辉袒露出当初直播的不易。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董宇辉袒露刚开始直播的不易,图源《云顶对话》栏目

但董宇辉没有放弃,新东方没有放弃,他们知道这是跨界突破必然要承受的经历。熬过最初的苦日子后,今年6月开始,东方甄选双语直播带货方式受到众多用户喜爱,东方甄选由此彻底火了起来。

现在,东方甄选直播间粉丝数突破2500万,场均销售额达到了1500万元,高峰期单场直播销售额一度超过5000万元。

但新东方想做的不仅是直播带货,而是要成为一家大型农业平台,对农业进行深度改造。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俞敏洪在《云顶对话》栏目对谈内容

“我们要让消费者吃到更新鲜的农产品,让农民获得更多的收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俞敏洪在《云顶对话》中袒露心声。

从教育培训到直播带货、从智能手机到智能汽车。新东方与小米的自我突破,对企业和行业发展都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俞敏洪、雷军的探索和思考,以及更多企业家走过的突破之路,值得被记录下来,这也正是《云顶对话》栏目的价值。

3、时代巨变中,需要一场场《云顶对话》

央视网为什么要打造场景式纪实访谈节目《云顶对话》?

《云顶对话》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即观照新时代背景,挖掘经济社会中代表人物的高见卓识,传递有理念、有价值观和有深度的“云”端思想。

作为一档高端财经人物随访式场景访谈节目,《云顶对话》对谈嘉宾都是具有典型时代特质、新格局下不断锐意进取的科学家、商界代表、文化名人等具有前沿思想的代表人物,通过嘉宾思想高度启迪各行各业走向高质量发展之路。

除了访谈嘉宾要有“云顶”的思想高度,节目也将选取城市地标建筑作为实景演播室,以物理高度映衬思想高度。

这档深度对话栏目中,自然也要求主持人具备“云顶”视角。节目主持人周运是一位从基层出发20年的观察者,具备从地方媒体到央视媒体、从普通媒体到财经媒体的完整视野经历。

这些经历,让周运能够以观察员身份,在不同场景变换之下,不断探究嘉宾行为背后的心路历程,解密重要节点、重要抉择、重大场景下的真实思考,畅聊社会、商业、历史、文化等话题,以人文视角,道出他们继续拥抱浪潮、续写传奇的故事。

在与雷军的对谈中,周运就关键性地问到,“为什么在《小米创业思考》这本书中,提到1999年是最痛苦的一年?”

这个时代,为什么需要一档思想深度访谈栏目?

周运对话雷军,图源《云顶对话》栏目截图

雷军由此首次向外界提及1999年对他的冲击。“当时我们与微软缠斗多年,但环顾四周发现大家都忙着做互联网去了,我们的努力好像没有太高的价值。”雷军表示。

互联网带来的冲击,让雷军在痛苦中不断思考,也让他明白“光有勤奋和努力是不够的,还要理解大势,掌握运气”,并悟出了“要成就伟大的公司,你一定要站在风口上”,由此才有了卓越网的电商尝试、金山的互联网转型以及创办小米后的梦幻开局。

这些年,我国也不断涌现创新创业浪潮,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就业带动效应显著增强。

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与企查查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发布的《2020中国企业发展数据年报》显示:2013—2020年全国新设市场主体从1132万户上升至2735万户,增长141.6%,其中,新设企业数量从250万户上升至868万户,增长247.1%;高新技术企业、科技型中小企业分别突破20万家和18万家,企业研发投入占全社会支出的76.2%。

这些创业浪潮应该被记录下来,身处其中的典型人物更值得被记录下来。只有对话时代标志,才能记录思考丰度,这正是《云顶对话》的精神内核。

时代巨变中,需要这一场场的云顶对话。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增长黑客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79763.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3天前
下一篇 3天前

增长黑客Growthhk.cn荐读更多>>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特别提示:登陆后会才享有隐藏功能,【作者号】请加微信(kuko1028)开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