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CGO圈子

快手反扑、抖音稳固,短视频平台增长空间依旧|爆料公社王先生

8月25日,快手发布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及半年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快手在2021年第二季度总收入达到191.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48.8%,高于此前市场预期的45.6%,又重新回到了健康增长的轨道。

今年2月份,快手以「短视频第一股」的身份登录港交所,上市首日大涨近一倍,随后几日股价一度冲上400港元的搞点,但随之而来的是一路下滑,8月25日快手财报盘后竞价下跌3.55%,报价77.5港元,此时的快手总市值已经下跌近1.2W亿,相当于蒸发了一个美团。

快手的跌落神坛与其自身运营方式以及市场竞争格局有关,反过来看,上市时刷新港股IPO散户认购人数和冻资规模两项纪录,市值跌落冰点后新财报依然显示广告营收增长1.5倍、电商收入同比增长两倍,这些都从侧面证明,短视频为核心的业务价值依然受到认可。短视频的流量能力,依然是快手翻盘的重要筹码,同时,字节跳动也靠着短视频的巨额流量高歌猛进。

快手反扑、抖音稳固,短视频平台增长空间依旧

短视频流量剧增

其公司核心网文平台产品近几年无论是DAU还是用户时长都处于下滑状态,本以为可能是市场上出现了更多免费网文平台与其竞争的结果,但该从业者表示,他们的最大竞争者根本不是其它网文平台,而是短视频。

逻辑其实很简单,近年流量趋于饱和,用户数增长放缓,每个用户每天的时间恒定,所以「抓住用户的注意力」已经成为各家产品的重要战略目标。短视频自从流行以来,依靠相比电影电视剧更短平快的观看节奏、相比文字更有冲击力的画面、相比游戏更碎片化的时间等优势,迅速成为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主流娱乐产品。

根据行业数据,短视频行业用户时长占比继续提升,持续在全行业中保持排名第一的状态,2021年第二季度,短视频行业用户时长占比达29.8%,相较去年同期相比提升了6.2%,与第二名即时通讯的差距达9.4%。

而此前流行的手机游戏、在线视频、在线阅读等其它移动互联网娱乐方式在与短视频的竞争中落入下风,用户时长占比均不到10%,其中移动互联网初期作为主流娱乐方式的网络小说,用户时长已经跌到了5%以下。

从2021年6月份数据来看,短视频行业的用户人均日使用时长达已经达到了90.7分钟,同比增量为10.2分钟,其它类型App增长较快的同比也只有1分钟左右,与其它时长相比较,差距异常明显。

也就是说,我国移动网民平均每天要花一个半小时来看短视频,而我国人均单日App使用时长也才5.1个小时。

从用户画像来看,抖音用户年龄段分布也十分广泛。其中小于19岁的青少年群体约占7%。若按抖音背靠的6亿大基数的日活用户数量估计,抖音短视频中青少年群体的日活也能达到4200万。

毫无疑问,短视频已经成为当下移动网民的最主要娱乐方式。

随着短视频而来的惊天流量,也促成了互联网新贵的诞生,前些年曾经流行一个说法:不在BAT中站队的互联网企业在国内很难生存。当时百度、腾讯、阿里三家巨头通过自身流量和巨量资本投资并购,几乎填满了当时人们对互联网的想象空间,没人能预知,在不站队的情况下,在哪个领域会出现新的机会。

而正是靠着抖音短视频,字节跳动杀出重围,在没有站队的前提下,成为了巨头,替代了BAT中的百度。

之所以字节跳动雄起,靠的不仅仅是抖音手握短视频用户的流量,更重要的是,这些流量背后的变现能力。抖音2018年开始布局电商业务,目前,其直播电商已经逐渐成为电商行业重要的成交渠道之一,依靠庞大的流量加持,手握「短视频」的头部企业本身就拥有了不可估量的变现空间。

各家巨头也看见了短视频的价值,但均没有做出能撼动抖音的产品。

抖音的直接竞争对手——因为快手起步早,最开始一度是抖音的追赶对象,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快手市值从1.5万亿到3224亿,跌落神坛的快手早已不复当年荣光,抖音在当下短视频领域的地位目前看来已不可撼动。

字节快跑难低调

目前,抖音和快手几乎代表着整个短视频领域的发展,两家是绝对的领头羊。

不过单纯从数据上看,抖音已经一骑绝尘,2021年6月,抖音和抖音极速版月均DAU分别为3.3亿和9570万,快手和快手极速版月均DAU均近1.3亿,在DAU方面抖音元高于快手,在时长上,抖音单日使用时长高于快手20分钟以上。

数据上抖音优势非常明显。如以快手的上市表现为基准,以抖音为核心的字节跳动如果上市,市值只会更高。快手上市之初,估值曾达到1.16万亿元,而抖音2020年营收大概是快手的2.5倍-2.7倍,仅以此预估光是抖音估值就在2.9万亿,若Tik Tok再单独上市,字节跳动整体估值将有更大空间。

2.9万亿元人民币的估值看似夸张,其实早在今年4月份就已有人提出接近的数额,《南华早报》报道称,根据多位知情人士消息,私募股权投资者对字节跳动估值接近4000亿,折合人民币2.6万亿,作为对比,当时《财富》世界500强帮手的沃尔玛市值大约也就3900亿美金,俨然资本新宠。

就估值来说,字节跳动进入「BAT」已经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资本市场对于字节跳动的信心来自于其以短视频为核心的业务增长以及大现金流投资战略布局,字节跳动的扩张步伐几乎可以用「势不可挡」来形容。

在业务层面,刚刚说到以抖音为代表的短视频在现阶段已经站稳了移动互联网第一时长的宝座,成为国民第一娱乐应用,流量潜力巨大,依靠短视频带来的巨大传播动能,字节布局的抖音电商已经初具成效。

前不久,抖音已经完成了一次关于兴趣电商的突破——「抖音818新潮好物节」,好物节的数据报告显示,8月1日-8月18日活动期间,抖音电商直播间时长累计达到了惊人的2354万个小时,直播间累计观看304亿次,这个表现几乎打破了资本市场对于「兴趣电商」这个新鲜词汇所有的质疑。

抖音直播电商正在以光速兴起,2020年抖音直播电商GMV就已经突破5000亿元,超过了淘宝的4000亿,而根据中信建设证券的报告预测,抖音电商只需要3年时间就能突破1万亿GMV,而过去老牌电商超过这一数字起码要花7-13年。

除了国内,出海的TikTok也在加紧商业化步伐,今年TikTok相继在印尼、英国开通小店,未来TikTok也将成为字节跳动重要的商业版图。

抖音电商的成功,原因除了短视频打牢的流量底子外,字节本身的算法能力居功至伟,抖音兴起也是因为算法。

从今日头条开始,字节跳动上下笃信算法主导的信息分发和算法加持的社交分发都将是未来信息源流的重要导向,比人工分发要更精准更快速。所以,算法推荐一直是字节跳动产品和业务的重要发展核心。

短视频时代来临,算法推荐给字节带来了巨大优势,抖音的产品体验对于用户来说感受十分朴素:刷着刷着就停不下来了。这一切就是源于算法, 通过用户的行为习惯,算法可以非常精准地了解到用户的喜好,并推荐相关的内容,甚至连用户在想搜索什么都能猜个八九不离十,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用户一旦进到抖音里,就会被无穷无尽的感兴趣的内容拽入时间黑洞中,抖音的时长也是这么快速增长起来的。对用户兴趣精准把握后,为其推荐商品和服务的转化率也会相应提高,从此为抖音的价值空间提供了更多的想象。

短视频还替代了一部分长视频、在线音乐等内容的用户,通过新形式快节奏的内容展现方式,长视频精华切条、音乐病毒式传播等短视频内容已经逐渐吸引长视频、在线音乐部分用户,成为其主要娱乐方式,这对于腾讯、网易等内容产出方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前不久,抖音瞧瞧上线了PC端网页版抖音,用户不仅可以在上面看短视频内容,娱乐直播等长内容也将有所展现,这也让资本从侧面看到抖音的快速扩张。

随着字节跳动技术积累,以及整个互联网算力的革新,未来短视频的算法逐渐也将迁移到长视频等其它内容领域中,算法的大手将触及每个角落,增长潜力不容忽视。

4000亿美元估值、国民第一应用(时长)、资本新宠、最受成功的出海企业……这些都是贴在字节跳动身上的标签,字节已然成为了和腾讯阿里比肩的超级互联网平台。

能力越大,自然责任越大,在用户增长、时长都掌握在抖音、快手等头部短视频平台的现状下,平台在商业之外,或许也要考虑承担更多社会责任。

毕竟,算法推荐的强大,能够让流量不断汇聚,但而围绕内容本身的建设,才是影响社会价值的核心。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469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uko102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