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CGO圈子

互联网也要把地摊重做一遍|水滴产品进化营

最近,有文章列出了108个北京市的摆地摊点位,人们纷纷表示要上街摆摊去,谁知道呢,万一不小心实现了“1个亿小目标”,虽然造不了去火星的宇宙飞船,也还是不错。

眼看着实现“小目标”的机会冒出来了,激动的心情尚未平复,冷不丁地,记者向官方求证了:所谓“北京摆摊地点正式公布”的名单,是假的!

北京虽犹抱琵琶半遮面,但在其他地方,早一派“城管喊你来摆摊”的感人景象。昔日城管眼里的过街老鼠——流动商贩,今天翻身成了城管座上宾。诡异之事连年有,倒不差这一件,更何况,是昔日仇雠般的存在今日“化敌为友”,可喜可贺。

“按照当地的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总理在两会的这段话,点赞成都。这一两个月来,成都、郑州、武汉、青岛、深圳等城市纷纷在推出地摊经济。

就在江西九江瑞昌市的摊贩还对城管的邀请半信半疑之际,地摊风口早吹开了,于是,它有了一个互联网特色的花名——地摊经济2.0时代

这不,地摊经济概念股中,如迪马股份、华斯股份、小商品城、海宁皮城等9个上市公司,一度涨停,多只地摊概念股则暴力拉升,涨幅居前。

自封为“地摊经济的正规主力军”的地摊神车——柳州五菱汽车更是来了一记神助攻,助攻上市公司五菱汽车(与柳州五菱不是同一家公司)股价一骑绝尘,盘中涨幅一度超过120%,搞得五菱汽车高层不知所以然,出面澄清不知道股价为什么高涨。

互联网也要把地摊重做一遍|水滴产品进化营

闻风而动,互联网巨头豪强也纷纷入局。

5月29日,阿里巴巴发布地摊经济扶持计划,在1688网站推出“地摊批发专区”,提供超过700亿元免息赊购,为超过3000万名“摊主”提供全方位的进货和经营支持。不久,微信支付发布“全国小店烟火计划”,助力小微商家;京东发布“星星之火”地摊经济扶持计划,组织超过500亿的品质货源,为每个小店提供最高10万元无息赊购;百度地图则表示,将开辟摊位上传绿色通道,欢迎城管等官方机构与之合作。

商界有言,中国所有的生意,都值得重做一遍。官方背书,巨头进场,就连城管都语重心长地请摊贩赏光进场卖货,一时间,“地摊风口论”滚滚袭来,自古以来就有的地摊经济,俨然成了疫情后救市的风口,这是要把地摊也重做一遍?

互联网也要把地摊重做一遍|水滴产品进化营
把地摊重做一遍的阵势

讨论这个问题之前,让我们先转到另外一个问题吧,为什么是摆地摊?

为什么是摆地摊

总理说过,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人民币)。

也就1000元。不敢买,也买不起,怎么办?那就想方设法增加收入。

地摊市场自然而然就生长出来。

从卖主的构成来看,大体上,地摊小商贩主要是职业商贩、下班后的蓝领、白领、农民工、失业人员、赋闲人员。刨开职业商贩,摆地摊的主要目的是在常规收入之外,增加点额外收入,这点额外收入可能就是父母供给上大学儿女的一个月伙食费,也可能是创业失败者一个月的生活费,有雪中送炭之效。

摆地摊相对门槛不高,成本也比较低,挣钱自然是好事,不挣钱也亏不到哪里去。而对于有意从商的年轻人而言,摆地摊还是观摩社会各色人物,锻炼自身市场洞察能力的一个重要途径。

从买主的角度来看,地摊不仅极大降低了生活成本,8元钱的煎饼管饱,营养还均衡,10元5双的袜子,几块钱一根的充电线,十几块钱的小饰品,便宜又能用,何乐不为。

地摊其实还给消费提供了方便,中国很多城市的线下零售有它的先天不足,因为马路搞得宽,中间设置隔离带,一个线下门店只能辐射半个街道,对面的人要买个东西,还得绕个隔离带,走一圈才能到达,而地摊灵活多变,通常哪人多,地摊就往哪摆,极大方便了购买。

再者,摆地摊扎扎实实地提供就业机会,2亿人的零工经济,没有点地摊市场,怎么撑下去。靠着自己的双手,摆个地摊,辛勤劳动,即便挣的是辛苦钱,心安理得,日子渐好有奔头,对社会而言,这比什么都重要。

提供就业,增加额外收入,卖得起也买得起,还方便了消费,疫情后,摆地摊蜂起,也就不足为怪了。

不过,摆地摊虽然低门槛,但摆好地摊是需要很多能耐的。

首先一点,得吃苦耐劳吧。劳累个大白天,晚上还能出去卖个袜子衣服的,一定都是能吃苦耐劳的。假如公司业务需要吃苦耐劳的员工,水滴君在这里真是建议HR不妨把简历放在一边,跑出去找到这些人,一定会是你企业需要的员工。

摆地摊跟互联网创业一样,也需要快速迭代。一个选址不行,快速寻找下一个;选品有问题,定价考虑欠周,立马迭代更新;是挂个气球还是摆花获客,是多讲个笑话还是打折留存客人,都是对摊主商业能力的考验与锤炼。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年轻时也曾杀入地摊界,为人组装电脑,但铩羽而归,完全不是地摊强敌对手。经济学家张五常带着学生助手第一次摆地摊卖橘子时,也是落得个鸡飞蛋打,用他老人家的口头禅说,是“溃不成军”。

摆地摊,门槛低,看着简单,做好却不易。更何况,在地摊经济2.0时代以前,当摆地摊遇上城管,那幅画面,就自行脑补吧。

把地摊重做一遍?

没有颠覆,那就不是互联网打法。

摆摊车、遮阳棚、企业服务、支付、电商等强势涌入地摊界,互联网能把地摊玩出新花样新模式吗?是不是把地摊也要重做一遍?

水滴君表示自己没有答案,因为自己的商业想象力不够,但不代表那些有着超凡想象力而又极具执行力的商业巨头们做不到。比如,有人就提到,中国流动商贩至少有3000万,谁如果掌握了全国千万个流动商贩的点位资源,除了广告展示,也还会是一个重要的产品推广渠道。这或许是一个从0到1的创意吧。

不过,在热切展望“把地摊重做一遍”的氛围下,让我们再冷眼审视下地摊,谨慎对待“地摊风口论”。

地摊经济自古有之,刘备挑担子卖草鞋,关羽推车卖枣,张飞卖猪肉。总理也说:“回想改革开放之初,大批知青返城,就一个‘大碗茶’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这大碗茶,可不是在清雅的茶室里,其实就是地摊。艰难时,为维持公司开支,马云曾到义乌摆地摊补贴支出;更不用说身在中关村的柳传志,门前练摊自然没有错过;现在走遍世界的温州商人,当年还是逃到义乌摆地摊发家。

宏观经济尺度上,地摊经济其实是毛细血管,不是动脉,地摊留不住大佬。一个摊主,若能从地摊经济杀出来,接下来就是做店面,甚至搞出连锁,绝不会停在地摊层面。水滴君曾经采访过的三全食品创始人陈泽民先生,他就是从摆地摊卖汤圆起家的,汤圆卖得好了,受到市场欢迎,为了满足千里之外的消费需求,发明速冻汤圆,从地摊到店面,辞掉公职,下海开公司,到今天,三全已经是速冻食品领域大佬级的存在了。

微观主体上,对于很多摊主来说,目的是在稳定的收入之外,额外创造点收入,地摊经济并非主要的稳定收入来源。对多数人而言,摆地摊是生存之法,是搞创收,是小生意经营,不图大富大贵,但求增加收入,有个生计门路

说到这里,水滴君想起一个陈年往事,有一位朋友,7年前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门前拉个小车卖蛋炒饭之类食物,日进1000元,那是一般表现,这位朋友不仅心满意足,当时还谋划着,照这个收入水平下去,什么时候就能移民西班牙,吹着巴萨罗纳的海风,畅享人生。到如今,我不知道他的这个梦想实现了没有,如果他没有遇上城管,可能已经在巴萨罗纳的沙滩上沐浴阳光了吧。

这就把我们带到一个预期问题,当前这火热的地摊经济是长期政策呢,还是短期应急之举?城管与商贩是继续这般友好,还是一时无奈?老实说,这些并不明朗。

如果哪天“城市洁癖”又犯了,摆地摊因“脏乱差”被封杀,那商贩的投入可都会打水漂,巨头们的投入也可能入不支出。

更甚者,是造成商贩与城管之间的悲剧。

有名的崔英杰案中,由于崔英杰所在的公司拖欠了他几个月的工资,他摆香肠摊维持生计,城管队员来执法,查抄了他的三轮车,当把三轮车抬到城管的卡车上时,崔英杰持刀扎向城管队员李志强,后者不幸身亡,而崔英杰按“故意伤害罪”判处死缓。

互联网也要把地摊重做一遍|水滴产品进化营
崔英杰的辩护律师夏霖所写的辩护词

这是个令人唏嘘不已的悲剧。崔英杰本在一家公司做保安,上午10点后就开始张罗三轮车摆摊卖烤肠,一直忙到晚上10点收摊,稍作休息,又赶着去做保安工作。在法庭上,崔英杰说:“我哀求他们,什么东西都可以拿走,就是请把我的三轮车留下,因为那是我头天刚刚借钱买的。

而不幸身亡的城管队员李志强,年仅36岁,也是一个热心宽厚的人,曾捐助过四名贫困学生,后成为全国第一位城管烈士

城市管理和地摊经济似乎还是没有调和好的一对矛盾,在地摊经济2.0时代,如果这个题没有解,没法解,那“把地摊重做一遍”的商机就可能微乎其微,洗洗睡得了。

在当前中国城市化大背景下,在后疫情时期,小商小贩的存在有极强的现实社会需求,城管与小商贩之间的关系,实质上是城市管理与居民谋生之间的矛盾关系。

城市管理是必须的,卫生整洁和秩序也是大家愿意看见的,那就相互努力,不妨在保障安全、不影响市容、不扰民的前提下,放宽占道许可条件,疏导商贩进行必要的行业规则培训,同时,规范好摊贩之间对好位置的公平竞争规则,是市场的,就交给市场吧,实现城管与摊贩的和谐共生,双方儿女,一方再也不用担心他爸是城管了,另一方也不用担心被抓被扣。把地摊重做一遍,也就不是没有可能。

总结一下

给摆地摊的自由胜过风口论!接下来的,就交给市场吧。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无论创业还是创新,都是极具风险的事,万一哪天创业失败,创新不利,穷途末路般,至少还能摆个地摊。回想几年前的网约车上路之争,现在看,下班后开个网约车补贴点油钱,不是挺好的事嘛,你好我好大家好。

地摊经济是很多低收入人群讨生活的宝地,吃不了肉,喝口汤也行,实现不了“小目标”,有机会摆个地摊也能过日子。

再者,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无疑需要个战场,地摊市场就是这么个成本极低的天然战场,既不用给他额外修个路,也不用提供免息贷款,仅仅需要一点自由,提起麻布袋就上了,英雄常有草莽出,在这个战场扬帆起航,踏向更远大的征程,想想那是在1987年,任正非还摆摊卖过减肥药品。

最后,地摊这人间烟火,与“高大上”一样,都有人需要,那就自由点,各取所需吧。

文源: 水滴产品进化营

特别提示:关注本专栏,别错过行业干货!

PS:本司承接 小红书推广/抖音推广/百度系推广/知乎/微博等平台推广:关键词排名,笔记种草,数据优化等;

咨询微信:139 1053 2512 (同电话) 

首席增长官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3174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