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MCN

共享充电宝的征途上,怪兽充电也难有胜算

共享充电宝的征途上,怪兽充电也难有胜算

共享衣橱衣二三最近关门,也再次宣布了共享经济生存的艰难,而共享单车还在艰难地亏损生存,而共享充电宝似乎成为共享经济最后的遮羞布,但事实并非如此。

最近“共享充电宝第一股”怪兽充电发布了自己上市以来的第一个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营收增长而净利润下滑。财报公布后,怪兽充电股价微涨一日后,便随即下跌,股价自上市以来依然处于下跌状态。显然资本和市场都作出自己的意见,怪兽共享充电宝的未来并没有想象中的乐观。

营收增长假象

财报显示,怪兽充电2021年第二季度的营收为9.72亿元,同比增长52.9%;毛利为8.34亿元,同比增长16%,毛利率为85.8%。看起来增势喜人的营收和高毛利,却是怪兽充电在新季度财报上仅有的几个亮点,高营收的背后是微薄的利润。

怪兽充电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仅为820万元,同比下降了72.6%,净利润率也从去年同期的4.7%降为0.8%。如此巨幅下降的净利润显然与高营收不匹配,怪兽充电的生意经并没有想象中的令人期待。

而这种下滑早有趋势,怪兽充电2020年的净利润为1.126亿元,相比同期下降了45.5%,近乎腰斩的净利润更显怪兽充电盈利的艰难,尤其是去年一季度还亏损了1.3亿元。好消息可能是近五个月都有盈利,但是净利润却是持续性下滑,甚至可能出现季度性亏损甚至是持续性亏损的风险。

而在高营收和微利的背后是各种支出的大幅增长,尤其是销售和营销支出。财报显示,怪兽充电2021年二季度销售和营销费用为7.71亿元,同比增长64.6%,环比增长14%,占总营收的79.3%。也就说怪兽充电营收营收的增长是由于大量的销售及营销费用支出来保证的,而且销售及营销费用居高不下,甚至是持续性增长。

近四个季度以来,怪兽充电的销售和营销费用占总营收的比例依次是71.1%、73.1%、78.1%和79.3%,而且2020年销售和营销费用相比同期增长55.7%至21.21亿元。怪兽充电如此高增幅和高营收占比的销售和营销支出势必会导致盈利区间的缩小,即便是拥有着良好的高毛利属性,怪兽充电的利润并没有市场上想象中的优秀。

而且怪兽充电的单一增长曲线会使其盈利的前景显得更不容乐观。怪兽充电的业务主要分为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移动电源销售收入和其他收入。其中移动设备充电业务为怪兽充电的主营收业务,二季度营收为9.32亿元,同比增长51.6%,占总营收的95.8%,移动电源销售收入和其他收入也分别同比增长83.2%和111.1%。

虽然其它两项业务增长表现不错,但依然无法触及到怪兽充电的核心业务水平,如果怪兽充电继续保持高营销费用来换取足够的市场份额,业务的单一增长点可能会使得怪兽充电的盈利风险加剧,甚至是在亏损的边缘徘徊。此外,除了高额的销售和营销支出,怪兽充电净利润下滑的背后,还有着其在市场表现上的诸多问题。

乱涨价的背后

怪兽充电出现营收增长净利润下降情况,也逃脱不了怪兽充电自身的经营问题,毕竟高额的营销支出持续增长。而这一情况在共享充电宝赛道非常普遍,显然共享充电宝依然参考着共享经济典型的商业经营模式——以资本换市场。多次融资的怪兽充电显然有更足的底气来达到行业领先的地位,毕竟怪兽充电在上市之前还完成了有阿里和CMC领投的超过2亿美元的D轮融资。

而市场份额扩大的同时也存在着很大的泡沫,除了大量的砸钱砸出的市场地位具有的不稳定性外,共享充电宝的品牌效应并不强,且自身也没有很强技术壁垒,而这种打法打法自然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持久地维持行业地位。但是资本市场并不看好,毕竟自上市之初,怪兽充电的股价就一路朝下。

如何解决好自身造血的问题,怪兽充电的目光就放在提升消费使用单价上,每小时计费标准从0.5元/1元上涨至3到5元,甚至是高达每小时10元的单价。如此的高昂的收费标准自然引起消费者的强烈不满,在知乎,抖音等大众平台上的消费者批评声音不绝于耳。

除了大众尤为诟病的涨价问题外,怪兽充电还出现使用后无法归还,充电效果差,乱收费等诸多令人反感的体验问题。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怪兽充电近9000条投诉的问题,包括乱收费等造成消费者的用户体验感差的问题。

而更有意思的是怪兽充电等共享充电宝企业们不约而同地一起涨价。在无法找到稳定的盈利方向后,涨价成了共享充电宝企业们解决问题的共识。数据显示,共享充电宝运营市场CR6的市场份额占比超过80%,某种程度上共享充电宝出现了垄断的情况,议价权在企业们手里,而消费者只能被动地接受这一切。

共享充电宝的征途上,怪兽充电也难有胜算
共享充电宝的征途上,怪兽充电也难有胜算
共享充电宝的征途上,怪兽充电也难有胜算

6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会同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行政指导会,要求怪兽、美团、小电、来电等6个共享充电宝消费品牌经营企业限期整改,明确定价规则,严格执行明码标价,规范市场价格行为和竞争行为。

虽然稍后的时间里,计费价格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是怪兽充电每小时消费标准仍然有3元,涨价问题显然不是一时就能解决的。其原因还是逃脱不了盈利渠道单一性,无法保证持续地盈利前景,而涨价成为目前怪兽充电们最容易、最好用的解决方法。

共享充电宝想象空间有限

继共享衣橱失败,共享单车依旧无法盈利的情况下,共享经济似乎变成了一处大泥潭,很难走得出去。而在怪兽充电依然有盈利的情况下,人们似乎对共享充电宝寄予了共享经济新的希望,但是共享充电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亮眼。

首先是共享充电宝的市场份额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数据显示,共享充电宝2020年的市场规模超过90亿元,但增速在下降。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142.5%,而2020年相较同期增长了37.9%。

第三方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怪兽充电在中国共享充电行业的市场份额提升到了35.2%。而怪兽充电上半年营收为18.2亿元,可以推测2021年共享充电宝市场规模约为104亿元,增速可能刚到两位数,远低于同期水平。

而且用户规模也在下降,2017年-2020年,共享充电宝的总用户规模呈上升趋势,从2017年的0.8亿人增长到2020年的2.9亿人,但增长速度却在明显放缓,年增长率从104.9%降到56.3%,再降到15.6%。由此可看,共享充电宝市场增长的天花板并不是很高。

其次是共享充电宝并非刚需。的确人们充电的需求,但是选择充电的方法是众多,共享充电宝并不是唯一的选择且优先级也不高。共享充电宝所切入的不过是及时需求,应用的场景有限,数据显示,共享充电宝的使用场景排在前列的是商场和餐厅,还有就是机场和火车站。

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1年消费者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率中,53.8%的消费者使用次数为2-5次。也就说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频率并不高,而且满足的多为一二线城市的生活需求和一部分的出行需求。而目前的情况是一二线城市基本饱和,想要进军下沉市场还要面临需求更低且开拓艰难等问题。

最重要的是共享充电宝的盈利也不容易。怪兽充电随着营收的增长净利润是下滑的,而且营销支出占比也在扩大,而其他共享充电宝企业也是如此,比如小电科技2020年还转盈为亏。随着无序的竞争和缺乏一定的市场规范,竞争会更加激烈,意味着共享充电宝的盈利将会更加艰难。

而且共享充电宝的增长是典型的索洛(Solow)模型,也被称为“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认为经济增长的路径是稳定的,在长期只有技术进步是增长的来源。即,在一定的技术水平下,经济要获得增长,要么是投入更多实物资本,比如增加机器设备;要么就增加劳动力。

由于共享充电宝企业间的技术壁垒较低,并没有较大的差异性,品牌之间的竞争更多是通过投入更多的资本来完成的,而这一趋势随着竞争的加剧和增长要求将会更加明显,共享充电宝盈利也将艰难。

而如何寻找第二增长点成为品牌保持竞争力的关键,怪兽充电就试图入局白酒生意,但结局很明显失败了,而且怪兽充电想要继续生存下去的压力也不小。但无论如何,对于怪兽充电来说,显然卖充电宝比卖白酒更有钱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mcn/472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kuko1028@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