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十大行业视角下的2023

作者|白露 雨谷

英国散文家、哲学家培根曾说,“超越自然的奇迹,总是在对厄运的征服中出现的。”而在充满刺激的2023,有的行业遭遇了巨变,有的个体仍在经历动荡。

身处时代浪潮中,个体的观察和体会总是格外真实。因此,在2023年的尾声,惊蛰研究所邀请了10个不同行业的朋友,分享了各自行业里的变化以及个人收获。也以他们的视角,回顾这一年的点点滴滴。

动荡终究会过去,生活也还在继续。在新的环境里,我们一起迎来新秩序。

 

2023,越来越清醒‍

阿淼 游戏策划

游戏行业的2023年足以用“刺激”这个词来形容。外部红利的消退,行业集体进入稳态增长阶段,再加上陡然而至的政策指导,疲于应对内外冲突的游戏厂商们陷入困惑之中。

但是在前网易游戏员工阿淼看来,游戏行业当下的遭遇一点也不令人意外。“热钱比较多的行业,监管一般都会趋严。对于从业者而言,大家都是在有限的行业空间里做事,而且这种行业背景一直存在,只是当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真正感受到行业的真实氛围。

据统计,2021年全年下发游戏版号数量为748个,2022年为512个。版号数量的大幅下滑直接导致游戏项目减少、竞争加剧,游戏行业人才也产生了冗余,因此从2022年起不少游戏人才转行,给到行业新人的工作机会也在减少。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不过截至目前,2023年下发的版号数量已经达到1075个,其中国产版号为977个。单从数据层面来看,游戏行业的动荡局面已经恢复平静。

对于行业和个人的未来,阿淼保持着乐观预期。“有自己核心竞争力的厂商,还是可以做出优秀的产品。游戏行业有过一段膨胀的阶段,这期间资本的作用被过度放大,所以当行业收缩、资本退潮就会发现,从项目到厂商能够容纳的人并没有那么多。”

作为一名35岁的游戏从业者,阿淼表示当前行业的发展对他个人意义重大,“只有行业良性发展,我们从业者才可以在更精细的产业生态位上发挥自己的特长,拥有更大的成长空间。”

 

阿鹤 电商运营

2023年是阿鹤在杭州从事电商运营的第4个年头。从2020年接触直播电商亲眼见到的行业红利,再到近几年理性消费主导下的市场竞争,阿鹤深切地感受到了行业的巨变。

“目前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渠道效率越来越低了。”据阿鹤介绍,过去商家都想聚焦单一渠道把产品、服务卖出去,但近几年公域流量的转化效果在不断减弱,整个带货赛道的重心从抢夺公域流量转向了提高转化率。

此外,消费者的理性消费倾向也给行业复苏带来了阻力。“2023年全面放开后,大家都以为行业会很快复苏,但结果是消费者变得更理性,卖货变得更难了。”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消费者的态度转变对市场的影响格外明显。“一些商家在前两年受影响最严重的时候没有倒闭,今年却关门了。”阿鹤说,“今年很多商家都没有开发新产品,而是努力去库存。”

在逆境之中,阿鹤对行业的发展趋势也看得更加清晰。过去市场消费意愿强烈的时候,只靠低价促销就能完成不错的GMV目标,但现在消费者不只关注价格,对产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今年很多平台和主播,都不只是强调低价和赠品,而是开始更细致地讲解产品的功能和质量,从结果来看,消费者也的确为产品创新和产品质量买单。所以还是要聚焦产品,产品没有生命力只靠低价是不长久的。”

 

高飞 上海百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2023年,高飞带领团队新成立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在行业需求减少以及外部竞争加剧的市场环境下,高飞的新团队出乎意料地发展得非常顺利。“身边有朋友说今年营收只有过去的一半左右,而我们整个2023年能够不亏本并且有盈利。我想是运气好吧!”

虽然口头上将一切归结于运气成分,但高飞在总结自己2023年的成果时,谈得更多的还是专业。据高飞介绍,今年新团队在梳理业务时,将著作权相关案件列为了重点业务,也更强调团队化作战。

“律师行业毕竟是技术活,我们根据团队成员情况,保持专业优先,在服务每个案件的过程中不断体现自己的特色和专长,所以慢慢地也形成了不错的口碑。这让我们在充分竞争的行业背景下,体现了自身的价值。所以我在2023年最大的收获,就是感受到公司的业务模式越来越清晰、核心竞争力越来越强,人员结构越来越稳定。”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高飞团队的办公室

当然,执掌新团队的高飞也遇到了一些问题,其中行业人才供给与律所需求的不匹配让他印象深刻。

高飞表示,“现在法学专业是红海专业,行业需求不足以支撑人才供给。一部分应届毕业生对于行业以及自身的定位也存在明显偏差,所以很多刚入行的从业人员总是觉得行业苦。但事实上,律师、医生这样需要体现专业价值的岗位,都会有一个成长的过程。”

 

坑坑 「ALSO LIVE」工作人员

2023年,演出市场的火爆从朋友圈刷屏的现场视频就可以感受到。不过在行业骤然复苏的同时,Livehouse作为过去三年里年轻乐迷的主要阵地,也遇到了一些新问题。

坑坑告诉惊蛰研究所,音乐节的井喷式爆发直接导致乐队档期难抢、乐队及音乐人出场费暴涨,以及小型演出场地难以满足市场需求等问题。并且面对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演出质量的参差不齐,也让主办方、场地方和乐迷之间的矛盾愈发凸显。而在行业内部,Livehouse的同类竞品也在疯抢资源、瓜分乐迷。

对于混乱的行业局面,坑坑认为在全面复苏的市场下,报复性演出赚钱及报复性演出消费是引发问题的关键。“从供不应求到供过于求,始终没能找到一个相对的平衡点,懂行的不懂行的都想从中分一杯羹,所以造成现在现场音乐演出行业生态良莠不齐,叫好不叫座,叫座不叫好。”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ALSO LIVE演出现场

坑坑提到,当下的Livehouse行业还处在一个相对浮躁的时期,从业者乃至乐迷的个人素养都并未成熟。因此尽管过去实现了高速发展,但市场仍然面临诸多挑战。

作为从业者,坑坑认为行业存在的问题会陆续得到解决。特别是在今年井喷式报复式演出结束后,行业内卷会促使演出行业在反思的基础上有一定的革新,例如更丰富的演出,更精心的舞美,更优质的作品以及更理性的消费。“我也相信现场音乐新的展演的空间、舞美、传播样式、交互式体验等也会在各方加持下有一个比较好的发展,使得演出行业生态向好,演出市场相对稳定。”

回顾自己在2023年的收获,坑坑说道,通过现场音乐他收获到了想珍视的友谊,在音乐节收获了像家人一样的志愿者朋友,在ALSO LIVE工作收获到了像家人一样的同事,看过重塑雕像的权利南京演唱会,也曾在许多演出时感动落泪,“这一切的一切更让我坚定地喜爱我所身处的音乐演出行业。”

 

 

把握新机会

董卫 医疗企业管理层

过去三年,随着人们对身体健康的日益重视,让家用医疗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特别是血氧监测仪、家用制氧机等产品的销量激增,让外界看到家用医疗器械的广阔市场。

据董卫介绍,参考国外经验,当国民人均GDP达到12000-15000美金时,家用医疗器械市场的关注就会高速增长。而据媒体报道,2022年中国人均GDP已达1.27万美元,中国家用医疗器械市场已经高速发展期已经是事实。“尽管今年已经没有了前几年动辄上百亿的大幅波动,但预计2023年家用医疗器械市场仍然能够达到20%左右的增长。”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快速增长的行业背景下,家用医疗产品行业内部也正酝酿新的市场竞争。董卫说道,过去没有强大的市场需求来推动,导致血糖仪、血压计等产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缺乏产品创新。而且由于市场格局相对稳定,一些龙头企业对用户体验也不够重视。

但如今的市场释放出了很多新的场景和机会。“比如雾化器产品以前市场认知不足,现在越来越获得消费者的认可。所以,很多医药公司也开始开发雾化药品,并且不断进行产品迭代,实现消费体验的升级。”

过去几年,时代背景为行业发展提供了助力,2024年则更需要从业者们依靠自身的努力,抓住新时代的良机。

 

来年 「酷匠」短剧编辑

在回顾短剧行业的2023年时,短剧编辑来年表示,“最大的挑战就是政策变动。今年短剧可谓走的步步惊心,从业者心惊胆战,说行业一天一个变化也不为过。”而对于下半年引发外界热议的监管政策,来年也给出了正面评价,“因为规范化能让行业发展的更久,至少我认为是好的。”

对于短剧行业的发展,来年信心十足。他表示,首先竖屏剧肯定是后续的主流。因为在手机、电脑、电视这三个内容渠道中,手机的使用场景和使用时长更占优势。虽然短剧行业的政策变动引发了人们的关注,但从行业人的角度来看,监管带来了更多积极的意义。

“影视行业的人,正在疯狂涌入。还有其他的各类小平台都在布局短剧,连资方也在加入,这足以说明短剧的发展潜力,而不会像有些人说的,一下就不行了。反而政策起到的规范作用,能让行业走得更久。”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来年在短剧拍摄现场

行业变动下,来年个人对2023年的最大感受是“卷”,并且害怕自己会被淘汰掉。“怕被淘汰的原因,其实并不是自身能力问题。大家都想在行业内出类拔萃,但个人的力量终归有限,所以找到一个合适的团队很重要。”

来年说,今年最大的收获是收获了新同事、新圈子,对自己也有了全新的认知。“感觉自己能够在新的行业里有所成长,并且获得了发挥自己能力的空间。”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让来年看到入行的门槛正在变得更高,作为个体需要抱团取暖抵抗风险,但也更能锻炼出个人的能力。

 

小繁 导游

对于新人导游小繁来说,2023年是充满惊喜与挑战的一年。

2021从学校毕业后,小繁一直保持着“半就业”的状态。“境外游停掉了,跨省旅游不太方便。省内旅游还有一些,但我作为新人,带团的机会很少。”

小繁说,自己在2022年的时候我还曾考虑要不要转行做别的,而且还去送过两天快递。“但从今年开始,无论是市场热度还是景区人山人海的场面,都让我意识到,原来这才是这个行业本来该有的样子。”

据小繁介绍,上半年淄博烧烤爆红之后,就能明显感受到旅游业的复苏。不过相对于过去以成团为主的传统旅游方式,小团、定制游需求在2023年增长迅速。与此同时,一些网红城市也吸引了不少自由行的游客。这些行业现象,给了小繁一些启发。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小繁在景区

“小团定制游火,一个是因为大家还是比较担心出游风险,所以选择和亲戚朋友拼个小团出去玩。另外,现在的消费者也越来越重视品质。”小繁表示,成团出行虽然价格比较划算,但是游玩的体验有限,而小团、深度游以及自由行的新出行方式,让游客有更多时间体验当地的生活氛围。

“像今年比较火的CityWalk,其实大家不是为了省钱,而是真正地去探索一个城市最本质、最真实的样子。”在小繁看来,如今很多人旅行的目的并非是到景区打卡,而是找一个新环境让内心获得放松,这为以团体出行为核心的传统旅游业带来了挑战,但也是新的机会。

“在社交媒体上其实可以看到,很多年轻人出门旅游都不报团了。假期的时候,有的人会选择去星级酒店或是民宿度假,有的人可能就找个四五线城市待上一个周末。所以我认为,未来旅游市场可能会向精细化、个性化发展。旅游服务的价值也需要重新定义。”

小繁告诉惊蛰研究所,自己计划和朋友在明年合伙开一间旅行工作室,专门提供小众热门城市的定制化深度玩法,“虽然导游这个工作我没怎么正经干过,但是面对新环境和新市场,我觉得还是可以尝试一下抓住新机会。”

 

 

2024,向前看

吴阿姨 小吃店老板

线下餐饮行业的2023充满挑战,不过相对比连锁巨头们的艰难处境,经营小吃店的吴阿姨表示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压力。“我有退休金,做不做都行。”

据吴阿姨介绍,2023年是她经营小吃店的第8年。在此之前,她摆过摊、打过工,还开过早点摊,卖过手抓饼。“那时候没工作,家里还有孩子,只能自己想办法。后来攒了一点钱,就想自己做点小生意。”

吴阿姨的小吃店开在小区附近,主要做街坊生意。因为地段和面积的原因,租金不算不太高,“每个月房租3000块,加上水电也不到4000。平时一天能卖个五六百,生意特别好的时候能卖到上千。不过今年生意没有以前好了,一天可能有个两三百,最差的时候一天只有一两百。”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吴阿姨告诉惊蛰研究所,最开始生意受影响的时候,她还尝试接一些外卖单,维持了一段时间的收入。但是在今年,她停掉了外卖服务。“外卖是能增加营业额,但是最后我把账一算,有一半的钱被平台赚走了,那我不还是给别人打工嘛!”

面对经营业绩的下滑,吴阿姨说:“现在环境是这个样子,但是着急没有用,房东也不会给你免房租。少赚点就少赚点,能坚持下去就可以了。大不了我把店关了,还回去摆摊。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没有人能一直一帆风顺,今年不好干,明年接着干。往前看,总会有变好的一天。”

 

郭开 房产中介

作为一名有着5年从业经验的房产中介,郭开的2023年简直如同坐过山车一般。“我们这行的收入来源其实主要是靠帮客户卖房。但是今年上半年行情太差,我只能靠介绍租房维持收入。三季度开始,我才慢慢看到希望。”

据郭开分析,房企爆雷、市场萎缩是房地产市场变冷清的宏观原因,但是市场反应不代表大家没有购房的需求。“其实有不少人,都在持币观望,大家都想看看价格还能到多低。所以前两个月,武汉这边公积金贷款政策放宽之后,马上有不少周边城市的客户专程在周末来武汉看房。从新房到二手都有人问,只不过客户做决策的时间变长了。”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郭开拍到的晚霞

对于未来的市场趋势,郭开保持乐观态度。“一线城市的二手房价格可能会继续回落,毕竟之前泡沫太大。但是武汉这类二线城市的二手房,恐怕不会跌得太厉害。因为新房供给充足的情况下,二手房的需求并不多。另外,现在市面上有很多二手房都是最近几年刚交房的,契税成本比较高。我有很多客户都直接告诉我,房子看好了,但是想再等一等,等到满两年、五年再交易。”

 

郭开告诉惊蛰研究所,短期来看房地产市场或许不会再像之前那么热闹,但市场需求依旧存在。“事实上,外来人口的流入创造了源源不断的市场需求。我最近接到的很多客户都是孩子在武汉上班,然后父母想退休以后来和孩子一起住的。所以对于2024年的市场,我保持理性看待,不指望有特别高的增长,但是我判断二手房可能会迎来一个新的阶段。”

 

王师傅 网约车司机

谈到网约车行业的近况,今年50岁的王师傅有一肚子的话要说。据王师傅透露,与之前相比,如今的网约车司机收入至少缩水了四成。“以前一天十二个小时,一个月轻松跑万把块,扣掉车租、抽成、电费还有七八千。现在一个月跑下来,流水只有七八千,你说跟以前怎么比?”

惊蛰研究所了解到,网约车司机的收入减少并不是因为需求减少,而是平台补贴力度减弱。并且平台之间为了争夺市场份额,打起了价格战,而网约车司机成了为巨头鏖战买单的人。

年度访谈 | 10个普通人在路上

王师傅说自己曾经算过一笔账:跑市内订单,司机拿到手里的利润是平均每公里不到5毛钱,跑十公里,才赚5块。“要想实际月收入达到5000块,你得跑到10000公里。一天得在车上坐十几个小时。所以这个工作看上去轻松,实际赚的都是辛苦钱。我认识的司机里面,就没有一个腰椎没问题的。”

在提到许多人将网约车司机作为备选职业时,王师傅表示,“年轻人千万别干这个,干了你就废了。也不要觉得这个工作门槛低、很轻松,现在网约车市场已经饱和了,跟其他行业一样内卷。如果暂时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还不如研究一下新行业,我看最近AI就很火,年轻人有精力、有头脑,应该大胆尝试一下。”

在谈到2024年的愿望时,王师傅停顿了一会儿回答道:“工作就还是这份工作,只希望行情不要变得更差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让我儿子明年把婚结了。不过这也不能强求。顺其自然,一切向前看吧!”

 

*文中阿淼、阿鹤、坑坑、董卫、来年、小繁、郭开均为化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增长黑客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cgo/111584.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惊蛰研究所的头像惊蛰研究所优创媒体
上一篇 2023-12-30 17:30
下一篇 2023-12-31 15:14

增长黑客Growthhk.cn荐读更多>>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Optimized by Optimole
特别提示:登陆使用搜索/分类/最新内容推送等功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