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首页
  2. 首席增长官
  3. 营销增长

随着互联网的兴盛,购物变得像工作一样,而工作变得与休闲并无二致

休闲已死,欢迎来到工作生活无边界时代2016年,悉尼大学在读博士蒂姆·马尔伯格为一个迅速崛起的产业的目标客户进行了画像:“类似游牧民族的创业家”、“工时灵活的作业者”、“科技浸润中成长的千禧一代”。

马尔伯格阐述道:“这群人游走在不同的地方——除了电邮地址之外他们可能连一个固定的居留‘地址’都没有;他们远程或近程地给人提供咨询或其他智力服务,科技使得他们这种‘随时随地’的工作-生活方式成为现实……”他以一系列近年来兴起的创业-生活社区为例作进一步描绘——其中包括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创业社区BASE;前身为Caravanserai的Roam.co(在美国、西班牙、英国、阿根廷和巴厘岛都有运营社区);美国的WeWork(它也可谓是全球共享办公的鼻祖);以及Nomadhouse.io(经营的社区已覆盖到欧洲、摩洛哥、东南亚,美国和哥伦比亚)等。

马尔伯格表示,在这群游牧族一般工作着的人中,有一个“具备动机地活着”的主线——在(即使不是所有人)大多数人中间贯穿着。“它也帮助我们在审视传统意义上的工作与平衡之命题时有了全新的视角”,他说。

“非生产性的休闲”已死?
休闲已死,欢迎来到工作生活无边界时代
今年10月下旬,共享办公空间巨头WeWork以 8.5亿美元收购拥有347年历史的哈德逊湾百货集团(Hudson’s Bay Co)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奢侈百货公司 Lord &Taylor;旗舰店。这一标的额也高出了Lord &Taylor;旗舰店地产估值30%溢价。
Lord &Taylor;最早于1826年在曼哈顿下城开设干货店,后于1914年移师成为占据纽约市中心的一座面积达676000平方英尺的标志性意大利建筑。作为全美第一家安装有电梯的百货商场,Lord &Taylor;第五大道旗舰店不仅是商业世纪变迁的纪念碑,而且也是被经济学和社会学家托尔斯坦·凡勃伦称为“显性的休闲”文化之兴起的地标式佐证。这样的商业文化在19世纪的欧洲亦可找到见证者。以“商店教堂”为设计理念的巴黎百货商店Le Bon Marché——伴随其1852年盛大开张的是商场购物文化在欧洲大陆达到了最高潮——其所有者亚里斯泰德•布西科就希望,顾客漫步于“有组织的无序”中,“迷失、被吸引、变得疯狂”,“一路上折服于琳琅满目的商品”……

根据凡勃伦的观点,休闲绝非意味着“慵懒与安静”,它所表达的是一种“非生产性的时间消耗”。当然,凡勃伦口中的“休闲”不是指人们专门为了打游戏而花费上万小时,而是“任何从劳作活动中脱身开而所做的事情、所消耗的时光”。

但这样的休闲与消费概念在如今已变得“语境完全不同”。例如,购物不再需要从我们的工作——或者说“生产性的”时光——中分离、而恰恰业已成为后者的一个延伸:在办公桌或者笔记本电脑上,工作着的人在网上购买鳄梨、面霜、泳衣、短裤、咖啡桌、路由器、运动外套、滑雪服……弹指之间我们可以花去53美元甚至8500美元。难怪《纽约时报》在评述WeWork收购Lord &Taylor;旗舰店案时写道:“大楼在这两者间易手表明,休闲已死”。

从表面上看,《纽约时报》文章写道,这只不过是新经济蚕食老旧经济的一个故事:传统零售业连年处于下滑,技术所带来的共享商品与服务受到不断上升的推崇;但更深一步看“工作与休闲”的界限——随着互联网的兴盛,购物变得像工作一样,而工作(在很多情况下)变得与休闲并无二致,“这正是为什么WeWork收购Lord &Taylor;店在人们心中激起涟漪的原因。”

从根本上颠覆
休闲已死,欢迎来到工作生活无边界时代
 
WeWork希望把租客的“工作与生活混为一谈”之企图心在早些时候即已显露端倪。2016年,WeWork推出了WeLive姊妹品牌,试水“共享生活社区”的概念。从办公空间到居住空间,WeWork意在为其目标客户群打造一个生态连贯的24小时活动空间。WeLive从商业上而言并不算特别成功。原因之一是相对租住传统的公寓,租客在WeLive难以找到足够的价格吸引力。之后,WeLive亦尝试瞄准短租人群,此举被解读为与Airbnb进行直接竞争——甚至有在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教授阿伦·孙德拉贾看来是“搭着Airbnb经年努力使非标住宿在法律框架内合理化的顺风车”而坐享其成的意味——从而来进一步影响年轻一代“住”的格局。

而来自WeWork最新的动向则昭示着该公司亦改弦更张,旨在从根本上进行颠覆。——具体的行动即为:直接依托WeWork载体本身进行社交生活打造、使WeWork体验变得“24小时化”。例如,就在11月初,达拉斯的WeWork社区举办时装秀帮助动物保护组织筹款;秀演之后还有派对、SPA美甲、领养宠物狗的环节……在以色列的海法、日本东京、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乃至全球50多个城市的WeWork社区,都会有各类活动趋于“全年无休”地上演。

该公司高层表示,WeWork的使命是帮助人们精彩地生活、而不仅止于谋生(make a life, not just a living)。“科技的触角已然延伸到了当今世界的各个行业,若要再区分工作和私人生活间的界限,你可能会陷入黑暗的境地——不是嘛,你一直在工作(就算在Instagram上发布你的巴厘岛度假照片的当口,在那里你也正在为自己的一个由手机APP来分销的小型家具生意在作采购呢)——而同时你也一直在生活中。”

孕育Gezelligheid
休闲已死,欢迎来到工作生活无边界时代
杰米·鲁索不能同意更多。这位“联合办公空间非凡联盟”的总裁说,“工作-生活‘平衡’这个词本身就不一定是正确的——试问,什么时候是我们工作的截止、生活的开始?它们某种意义上而言就是一体的。唯一的诡异在于,当你身处一个联合居住-办公空间的时候,你可能时时刻刻感觉自己正在工作.……”
从更广义的维度而言,界限被打破的不止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如今在常居地和过渡栖息空间、在酒店和公寓住宿、在社交和私人时光之间,都在发生合为一体的变迁。Zoku Amsterdam是一家去年5月底在阿姆斯特丹开业的家居办公体(home-office),联合创始人汉斯·迈耶和马克·约翰瑞斯在项目开发前作了广泛的市场调研,最终将目标客户锁定在“有规律的空中飞人-跨国办公”一族。迈耶说,客户想要的一种氛围,可以说就是荷兰人称之为Gezelligheid(即深厚友谊或良好的伙伴关系)的境界。为此,Zoku Amsterdam在设计和构造上也非常强调“舒适、触觉、肌理和质感”。

原文发表于《IT经理世界》,转载请注明

GrowthHK(Growth Hacker):增长黑客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 Growth Hacker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cgo/market/216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139-1053-2512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