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快狗打车CEO陈小华:不奢望大成功,活着真好|深网

6月24日上午,国内线上同城货运平台快狗打车赴港上市,开盘交易价为21.5元,市值超132亿港元。本次IPO,快狗打车募资净额约为5.67亿港元。其中基石投资者奇瑞认购约3.9亿港元,广发认购约1.1亿港元。

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将40%集资所得用于扩大其用户基础及提升品牌知名度;20%用于开发新服务及产品以增强其变现能力;20%用于在海外市场寻求战略联盟、投资及收购;10%用于提升其技术能力及增强研发能力;10%作营运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

快狗打车成立于2014年,隶属于58到家集团,前身为58速运。2017年,58速运与GOGOVAN合并,于2018年正式更名为快狗打车。

目前快狗打车主营业务为通过智能线上平台促进及提供同城物流服务,具体提供的服务包括平台服务、企业服务及增值服务三大类。根据相关资料显示,快狗打车在2018年、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的收入分别为4.53亿、5.49亿、5.3亿及6.61亿元,毛利分别为1.04亿、1.73亿、1.83亿及2.42亿元,亏损净额分别10.71亿、1.84亿、6.58亿及8.73亿元。

招股书显示,上市前快狗打车最大股东为58到家,持股比例达50.51%;GoGoVan Cayman(林凯源等股东持股)持股17.58%;淘宝中国持股12.92%,菜鸟持股2.84%。

资料显示,截至2021年底中国同城货运行业拥有约1.3万亿元人民币的市场,并且呈现持续上升趋势。预计2025年可以突破2万亿元。

但在这庞大的市场中,快狗打车表现不佳,从去年首次递表港交所到上市前的不到一年时间里,快狗打车持续亏损,行业份额也降为第三。

对话快狗打车CEO陈小华:不奢望大成功,活着真好|深网

上市当天,腾讯新闻《深网》等对话到家集团创始人兼快狗打车董事长陈小华、快狗打车CEO何松,以下为部分对话实录(不改变原意前提下有所删减)。

“活着真好”

问:创业多年,你觉得最可贵的是什么?

陈小华:最可贵的是企业成立第一天的初心,包括创始人在内的初心和价值观,会深刻影响公司。无论是快狗打车还是天鹅到家,初心都是帮助千万人就业。家政、货运、美甲,创业公司为什么做这三个业务?当时的想法,家政是中年女性、货运司机是中年男性,美甲相对是年轻男女,正好构成劳动力全集。

我们不奢望公司突然大成功,快狗打车也经历很多挫折,但是每次都坚持。当年做到家的,很多和我们同时出发的公司,来过,又死了。

今年第八年,经历过疫情和全球经济博弈,我想说,活着真好。

问:为什么觉得货运出行是一个好生意?

陈小华:滴滴当时用移动互联网去调度自由职业者,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大的商业模式。当时到家服务里有搬家业务,我们就意识到全中国做同城生意的人,都是要用货车的。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好的生意,而且标准化很高,又很高频。

问:快狗上线8年,哪个时间点最重要?

何松:我第4年接手快狗打车,认知最难的就是关于补贴。当时我们还是行业第一,不加入补贴战,份额就会落后,能不能接受?现在看快狗打车可以上市,可以稳健发展,就是在有资本的时候能够抵住诱惑,跟进长期正确的方向。

问:快狗打车成功上市现在是什么心情?

陈小华:活着真好。这句话可能很难理解,但每个公司无论多大理想,能够一步一步按照自己的节奏活着就更好。未来不希望上市改变这个节奏,延续做更绿色、更美好的货运平台。而且我们上市的时候司机去敲钟,我们要让全世界人看到劳动者的力量。

问:上市前投资人对快狗打车提出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陈小华:在现在的情况下,所有的投资人都希望你好好活着,活着就有希望。

问:当年改名事件引发了风波,为什么会做这个决定?

陈小华:改名本身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事情,独立的品牌必须有独立的心智,而不能把所有的品牌都让58承载。

问:为什么快狗打车会从到家集团分拆出来?

陈小华:我们最开始曾经设想中国有一个平台能够承载所有的上门服务,但每个行业都是一个独立的产业,和电商不是同一个逻辑。其实改名和快狗打车融资大约是一个时间,当时就和天鹅到家形成了两个独立品牌。

“服务难在人性”

问:快狗打车上市会给同城货运的格局带来什么变化?

何松:快狗打车上市并不会带来太多行业格局变化,因为募资只有8000万美元左右。就人社部、交通部出台的政策来看,会越来越强调劳动者权益的保护,更关注新能源、数据安全等。

快狗打车上市像战场上的旗帜,可能没有实际作用,但代表了一个方向。我们一直提倡保护劳动者,让司机收入稳定,希望同行者变得更多。

问:同城货运行业竞争关键点是什么?

何松:司机的满意度。现在解决信息匹配都很好了,但难的是司机来了如何提供服务。核心不是技术问题,而是人性问题。

问:上市之后有没有短期的目标和长期的目标?

何松:最近几年我们会比较稳健的,将增速控制在相对稳定的范围。长期来看,尽管规模在短时间之内不会最大,但快狗打车希望做一个最受欢迎的同城货运平台。

未来快狗打车将增加在原本低渗透率的城市业务覆盖,因为这些城市还尚属蓝海;随着高渗透率的城市数量越来越多,最终实现市场规模的有效扩张。

问:未来快狗打车最大的竞争壁垒在哪里?

陈小华:竞争壁垒在于我们自己,首先我们在这个行业里有最有经验的团队,所以我们能好好活下去;第二,我们定位成为更绿色、更美好的货运平台,重视新能源车;第三,我们注重派单模式,不是单一抢单模式,争取让司机有更稳定的收益,司机的幸福指数更高;第四,我们不参与补贴战,变现效率更高,甚至有一部分变现不来自交易抽佣;最后,我们专注在做运力调度平台,没想过做大而全的平台。

问:未来在市场哪方面发力?

陈小华:未来快狗打车要成为中国最大的新能源同城货运平台,至少百分之九十,甚至百分之百的订单都是新能源车完成,这是舍弃短期规模、追求长远质量的办法;第二,我们会继续发展海外市场;最后,我们会加大跟行业大客户的合作,和其他大平台共建。

问:募资会用于开发新服务和产品,会侧重于哪一些方面?

陈小华:还是要更专注,新产品更多聚焦在为新能源司机服务系统方面。还有一些和汽车厂商、4S店的深度合作,系统全部打通。

问:提升技术和研发方面的计划怎么样?

陈小华:预计10%肯定会投进去,但研发也有一个误区。我们当然知道AI算法、智能调度,我们也做了很多,但很多时候认为在互联网层面数字能改变一切。但规模没有爆发性增长的前提下,在AI的投入太多,价值是相对有限的。快狗打车曾经经历过在技术方面的高投入,现在10%与其说是增加,不如说是逐步恢复。

“疫情影响有限”

问:招股书里提到快狗打车计划推出一些新的关于供应链方面的业务,是未来的转型方向吗?

何松:我们很少转型,更希望追求很长时间不变的东西。但快狗未来会往供应链发展,平台会越来越厚,但我们不倾向于开单独的产品线,而是融合在生态里。

问:很多货运公司都在往产业端服务,快狗打车在这方面有人才积累或者成熟的想法吗?

陈小华:市场上有非计划用车和计划用车,比如说第三方运输公司、物流公司都是标准的计划用车,非计划用车指的则是实时订单。我们有很成熟的运力去满足这种弹性需求,我们把它叫做云运力。

问:新能源车未来的前景如何?

何松:只要政策允许,快狗打车将致力于成为第一个实现全部新能源运力的平台。招股书公布的数据30.5%订单完成占比是去年年底,但未来的新能源汽车订单占比增长速度将会更快。

问:上半年疫情对快狗打车的影响大吗?

何松:上半年有几个月对总部办公人员工作时间影响比较大,对业务影响不大。对个别城市的个别时间可能会有影响,但放到全国范围来看,影响有限。

“年轻司机占比提升”

问:海外市场现在是什么情况?

何松:海外目前总共五个国家和地区,中国香港我们是绝对的行业第一,市场占有率超过50%。新加坡、韩国、印度等也有一定的知名度。亚洲有很多城市、国家,GDP不错,适合重点发展。

问:内地竞争比较激烈,未来会不会优先发展海外业务?

陈小华:我们只看效率,哪个区域资金使用效率高就优先发展谁,我这里不存在海外和国内的说法。现在海外发展快是因为国内竞争更加激烈,所以我们在国内会优先扎实基本面。

问:未来具体海外有什么计划?

陈小华:每做一个城市尽量做好,选人口量大的,希望在一个城市做好,有更多城市可以复制。

问:快狗打车如何吸引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

何松:快狗打车现在年轻司机比例越来越高,而且司机群体真的是五花八门,学历高、经历奇特的都有。快狗打车最有力的招聘是司机之间的口口相传,司机推荐的比例特别多。另外,快狗打车还会和线下的4S店合作,购买货车之后有合作意愿的司机可以申请加入快狗打车平台。

问:快狗打车在下沉市场怎么做?

何松:很多平台的打法是狗熊掰棒子,但用户和司机只是知道这些平台并不代表市场份额。快狗打车习惯结硬寨、打呆仗,一步一步来。我们不会盲目扩张,要保障能养多少司机,就招多少司机。

问:怎么留住司机?

何松:核心还是司机的收入能得到保证。在这个基础上,快狗打车还有生态上和第三方合作提供租车、售车、车辆保险、维修等相关信息服务或增值服务。

本文经授权发布,不代表增长黑客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rowthhk.cn/quan/71733.html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支付宝扫一扫
上一篇 2022-06-24 11:21
下一篇 2022-06-24 12:03

增长黑客Growthhk.cn荐读更多>>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特别提示:点击 注册 ,才能使用搜索及其他应用功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