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CGO圈子  >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一年一度为期两天的混沌大课又到来了,虽然只能在家里听,但体验依旧震撼。

这一次从 Netflix、联想、微软、百度、贝索斯、乔布斯等案例诠释了混沌大学一贯推崇的创新思维,特别触动内心。

我希望能将所学之物根植进大脑,当遭遇大小难事、意外时,都不受困于外部环境和内心情绪的剧烈变化,找到最优策略,理性执行,收获成效。

这不是课程笔记,而是从“个人成长”角度提炼出能马上用于实践的方法,不是让学习停留在纸上,而是希望影响更多的人一起行动。

从现在起,如果半年后我若不能改变 50%,一年后 100% 脱胎换骨,那么就蠢爆了。你要不要也试试?

心得很丰盛,暂且定义这篇为“第一篇”吧。

1.

如果你是混沌大学的同学,一定对下面的图不陌生;如果你不是,先介绍一下这所学校关于创新思维模型的三个主要概念: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 第一原理

是一种最本质的思维方式,是所有思维模型得以成立的最初的起点,永远不会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改变,

  • 非连续性

凡事皆有周期,一旦触及峰值必将开始滑落,但90%的大多数很难再从原来的通道上重新攀爬并超过上一个高峰,你为什么理所当然地认为太阳明天依旧会从东方升起?

  • 第二曲线

想要实现超过10倍速的增长,必须放弃存量,跨越一条顺应全新趋势的全新赛道中。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基于第一原理建立一套多元思维模型,通过这套思维模型去思考并解决非连续性问题,找到一种方法从第一曲线成功跨越到第二曲线的增长中去。

目的是去实现在第二曲线中的10倍速增长。

2.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

企业或个人,若无增长只能消亡,但选择不同的增长指标,意味着选择了不同的战略和行为方式,这取决于不同的价值观,差异也从这里体现出来。

比如在 Netflix 的例子中提到:

旧的有线电视关注【收视率】,即一个节目被多少人看过,求的是用户增量;而 Netflix 则是关注【一个用户看了多少电影】,用户的使用度越深,粘性越高,求的是用户的续订率。

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增长(成长),到底要增长什么呢?关乎于每个人不同的第一性原理,也可以成为底层价值观。

  • 对企业而言,是关注更多的收入利润,还是市场份额,还是更多用户数?
  • 对个人而言,是关注赚更多的钱,还是更高的地位,还是更大的影响力?

你被什么驱动?

你愿意被什么驱动?

3.

识别危险的方法,预测极限点(失速点)。

一旦发展到极限峰值,便也开启了滑落趋势,极限高点也是失速的开始。并且,90%的业务模式无法按原来的方式重新攀上新高点,因为发展是不连续的。资源就应该投入到新赛道上,而不是那些即使还有盈利的旧业务模式。

靠旧模式持续赚钱,但投入到新模式的探索中去。

  • 每一个战略拐点都表现出 10 倍速变化
  • 每一个 10 倍速变化都会导致战略拐点
  • 且,不是企业或者行业整体的 10 倍速变化,而是影响企业竞争力的某一个因素的短时间巨变

如何发现极限点呢?去观察什么在发生巨变,哪一个单一要素在发生 10 倍速变化。

又,如何知道是 10 倍速还是 9 倍速的变化呢?课程中粗略提到了两种方法:

  • 敏锐的趋势预测,相信互联网
  • 科学的大数据分析,建立量化模型

这关乎能力问题,属于核心竞争力的范畴了。

4.

识别失速点之后,如何破局呢?把第一曲线中的单一要素最大化。

  • 聚焦第一曲线的一个要素,把它放大为第二曲线的全部。
  • 选择能够产生【盈余能量】的单一要素,即它要有好的收入模式

这是这次非常重要的收获。

比如,我从过去的工作经验中提炼出“写作”这个单一要素,它的盈余能量就是“版权收入”,即可以把“写作”放大为第二曲线的全部,比如写书、写专栏、设计内容架构等。

这也是关乎制定第二曲线策略的能力问题,有的企业准确预测到未来趋势并提前布局、坚定执行,有的企业却在这里迷失方向,不知道到底该往哪里走。

Netflix 10多年前就预测到第二曲线的流媒体和第三曲线的内容原创,还一直在这两个方面投入并最终实现高倍速增长。然而百度坚守着存量搜索业务,在第二曲线的探索中始终没有走出一条好路来。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Netflix 的第二曲线策略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百度的第二曲线策略

5.

基业长青的关键是一次又一次跨越第二曲线,只有第二曲线式的增长才能实现10倍速的增长,且第二曲线必须在第一曲线达到巅峰之前就开始增长……

那么,这个时间节点如何把握呢?第二曲线启动得越早越好,与第三曲线叠加推进。

根据 Netflix 案例,我整理出 1997~2013 的时间轴,跨越 16 年,让我震惊了。

  • 2007 年预测到其 5 年内会成为趋势,2010 年真正到来,而 1997 年第一次融资时就想要做流媒体,2001 年便投入研发。提前 13 年预测到趋势,提前 9 年投入研发,并坚信着、践行着。怎么做到的?
  • 2008 年“第一曲线”的DVD业务还未到达顶峰(2010年最高),“第二曲线”的流媒体业务也还是个免费试点服务(2011年收费),第二曲线都没站稳脚跟,已经开始“第三曲线”的内容制作业务了。怎么做到的?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如果说“在第一曲线到达顶峰之前就要开启第二曲线”,那么可以说“在第一曲线到达顶峰之前还应该开启第三曲线”。

《战略的第一目的是增长,增长逻辑是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且,战略制定(包括个人战略制定)真心至少要拉到 10 年的时间跨度上去看。

6.

第一篇小结,最大触动是如何化繁为一奔向新赛道。

  • 高倍速增长只体现在第二曲线中,莫念过往,去找一个新方向投入
  • 第一性原理影响底层价值观、终极追求和增长指标,是最重要的课题,务必谨慎选择、优化调整
  • 化繁为一提炼单一能力优势,持续投入并刻意练习,把它壮大为完整的商业模式
  • 等待并创造第二曲线发展的机会
  • 能识别第一曲线的失速点

文:冯萱萱V@钱学生(ID:qianstudent)

增长黑客CGO荐读: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增长不容易,盈利靠点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