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品运营  >  周鸿祎的“产品经理进阶指南”:产品、运营和增长结合在一起

周鸿祎的“产品经理进阶指南”:产品、运营和增长结合在一起

脱离了今天所拥有的环境,去盲目地学一个成功产品的策略,往往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 所以,做产品还是要回到本源。

2018 年 6 月 9 日,依旧身穿红色 T 恤搭配白色长裤的周鸿祎现身《极致产品》新书发布会,“红衣教主”的出现顿时让现场的气氛火热起来。

站在台上的周鸿祎明显身形见瘦,略显疲惫。他告诉大家最近自己瘦了十斤。究其原因,竟然是教主的“生酮疗法”减肥而至急性肠痉挛。周鸿祎说,近几年,自己不仅仅在身体上开始有所变化,工作中也在忙于转型和反思。

曾经有人说“周鸿祎是个不安分的搅局者”。最初他创办北京三七二一科技有限公司,打开中文上网服务新局面,而后任职雅虎中国总裁,推出“一搜网” 等多项互联网业务,18 个月后他卸任成为一名天使投资人。2006 年周鸿祎投资 360 进入安全领域并出任董事长,从查杀流氓软件这一功能入局,两年后,360 正式推出 360 杀毒并宣布永远免费,引起业内一片讨伐,但他一直坚持将“免费安全”服务进行到底并逐步完善。

在周鸿祎事业的不同阶段,即使身份不同,对于“出爆品”的理念却一直都没有动摇。他一直将自己定位为“产品经理”,在各大商业会议侃 侃而谈,人称“红衣大炮”。虽然世人对他有褒有贬,但谁都不能否认,面对层出不穷的新兴企业以及各个领域的“独角兽”,周鸿祎带领的 360 集团在互联网安全领域杀出了自己的路。

周鸿祎说,产品经理已经从1.0 时代向 2.0 时代过渡,“仔细想想,不难发现,近几年的产品在向娱乐化、年轻化、互动化、社区化发展,我原来偏爱于工具化的产品,所以,我也面临着重大的转型过程。”但他仍然坚持,无论时代如何变化,产品经理的基本理念一定是长存的。

与此同时,周鸿祎还对创业者给出了切实可行的忠告。“脱离了今天所拥有的环境, 去盲目的学一个成功产品的策略,往往是东施效颦、邯郸学步,所以,做产品还是要回到本源。”如今的科技产业局面可以说是令人眼花缭乱,而“大炮”的观点自有犀利之处。

《周鸿祎的“产品经理进阶指南”:产品、运营和增长结合在一起》

《极致产品》

2016 年,黑马学院邀请一线企业家、投资人担任导师,推出了帮助成长型企业突破发展瓶颈的企业加速服务——创业实验室系列。周鸿祎成为首批入驻的导师,开设了“极致产品实验室”。在分享经验和帮助学员的同时,周鸿祎也和大家一起探讨了不同行业新的产品方法。

于是在实验室结束后,周鸿祎以实验室的分享交流为基础,系统回顾了自己 20 年的产品心得和理念,将其提炼凝结成了新书《极致产品》,并于 2018 年 5 月在京东、当当、亚马逊等主流电商平台全面发售。

Q&A

Q1: 你把创业者归结为“产品经理”并且认为自己一直都是一名产品经理,你对于“产品”的认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A :我觉得,大多数优秀的创业者都是优秀的产品经理。虽然我说自己是产品经理,但是我并没有刻意把自己训练成为一个产品经理。我们生于70年代的这代人,小时候物质生活比较匮乏,没有手机、电脑,玩的玩具很多都是自己做出来的。第一次创业我做了一款硬件产品,用来清除计算机病毒的电脑外接卡设备,我给它起了个名字叫“Master防病毒卡”。当然这个产品后来遭受了毁灭性打击,这对当时一心想做个“产品疯子”的我可以说是天大的打击。后来我发现,通常情况下,我们自己的需求是很容易被发现的,但优秀的产品经理应该能够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我们发现的需求,是真需求还是伪需求?这一点我在书里写得比较详细了,刚需、痛点以及高频,是做出好产品的关键词。

Q2:你觉得自己做得最骄傲的一款产品是什么?

A :作为一个产品经理,我的成长就是不断踩坑、爬出来又跌进去的过程。回首做过的产品,最让我骄傲的,可能就是童年用钢丝做的可以发射纸团的手枪了。因为我作为当时的那个小孩子,做产品的心是纯粹的,希望为自己做一个各方面都非常极致的玩具。重要的是,当时作为“产品经理”的我,不仅明白自己的需求,还拥有强大的“同理心”,发现了用户(也就是我)真需求,并且能够保持好奇,不断折腾。

Q3:在你做过的所有产品中,如何定义产品的好坏?

A :在我的标准里,没有一个产品叫及格产品,要么就是做成功,要么就是很烂,只是烂的档次不一样。我们最近做了一个IOT产品,即使有些产品卖得还不错,但我依然觉得它们还有一些细节做得很烂。由于我与你的评价标准不一样,所以我们公司99%的产品在我眼里,只要不能与时俱进,不能做到体验真正的极致,我的评价都很烂。

那好产品的标准是什么呢?包括今天很多新的独角兽公司以及新兴公司,他们都要去看一看别人都在做什么,只有看到别人树立这种新标准,可能很多人才会知道自己的产品烂。书中有一章的小标题是“做产品经理脸皮要厚,不要怕挨骂”,就是这样的。

Q4:目前,大家都是在面临着一个新的领域——区块链,今天大家也都在探讨它,你对于区块链持有怎样的态度?

A :既然大家都觉得区块链很热,我就举一个区块链的例子。当大家面对“区块链”到来的时候,很多人上来就言必成,我有一段时间在一个区块链群里面混了一段时间,最后结果就是,我都不敢混了。因为群里谈的话题都很大,不光谈生态还有哲学、经济学,还有凯恩斯主义、货币超发等等。后来我发现,他们太缺乏一个基础的训练,他们只是谈了一个力点。

Q5:你是觉得他们谈的话题太广泛,没有一个具体的实施方法?

A :我不否认他们的一些理念是对的,也许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梦想,但是他没有办法把梦想变成一个产品设计的稿子,他没有办法画一个简单的交互图去说明它的产品功能设计,换句话说没有基础功,一切是徒劳。

Q6:“区块链”不能停留在理念阶段,需要落地才行。

A :所以,即使谈到今天的区块链,我们依然可以看到最终区分骗子和真正干实事儿人的差别,还是在于有没有提供一个坚实的支撑点,这个支撑点一定是一个产品,广义的产品是代表着一种服务,它可以是软件的形态,也可以是硬件的形态,也可以是云端的形态。因为我们总是要回答这个问题,这个服务给用户提供了什么样的价值,他面对什么样的用户,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出来,我认为,那些做空气币的就基本上可以给否定掉了。所以我觉得从理念来说,无论到了什么时代,对于一些产品经理的基本观点是没有变的。

Q7:用户画像很重要,是需要根据用户画像勾勒出产品应用场景的。哪一款产品的应用场景做得还不错呢?

A :无论是在PC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或者是IOT智能硬件或者是区块链,如果你们把它分成几个不同的时代,最后永远是一个命题——角色扮演,我是一个用户,我在什么样的场景下,我会有什么样的问题需要用你的产品来解决。所以像Google比较牛,他就用了一个特别好的场景——下围棋,在这个场景中,可以告诉所有的人,不论是小白用户,还是老太太都能知道,电脑可以下围棋并且打败了人类,这就是一个极致产品的例子。

Q8:但是针对目前的这个时代,肯定是有变化的因素存在的。

A :应该是有“两个战术”和“一个战略”变了。第一, 如果现在整个互联网在未来仅仅提供这种工具型的产品,包括软件和硬件,路会越走越窄,未来的IOT、无线互联网、区块链,要改变世界,这种基于内容和社区,包括这种社交关系的新产品对运营的要求提升了很多。

第二,可能大家近期也看了一本叫《增长黑客》的书,我觉得这个概念很多公司已经在用了,实际上老一代的产品经理,包括我的一些部下都还没有意识到,在现在的获客手段里面,从过去简单的流量经营已经转向一些更为跟产品结合的运营。所以产品经理和运营经理和增长这几个任务会结合在一起。

第三,当然今天要设计一个区块链上应用的时候,你发现你要考虑的可能不仅仅是产品的交互,你要考虑它里面的经济系统,你要考虑里边不同用户利益的分配,你甚至要考虑一些策略和资源上的整合。

文:王雅静@北京青年周刊(BQ54321)

增长黑客CGO荐读产品运营: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增长不容易,盈利靠点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