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模式  >  刘国华:马云与任正非的商业思维

刘国华:马云与任正非的商业思维

作为一名企业的管理者,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优秀的商业思维能力。但是我在跟企业做咨询或者担任顾问过程中,也发现一些管理者在商业思维方面存在一定的缺失。与其说是一些商业思维,不如说就是一些经验或者就是干脆看别人是如何做,再去模仿跟进。

具体来说,一些管理者缺乏成型的商业思维有两种极端表现:一种极端就是完全跟着别人走。别人不走了,自己也走不了了。另外一种极端就是想法特别多,今天一个想法,明天一个想法,企业在不断的调整中疲惫不堪。甚至要下属去写一个周年庆祝演讲稿,今天跟秘书说应该这样写,秘书刚写好,第二天马上又变了,第三天又是另外一个想法,令下属无所适从。很多企业的做法之所以今天一套明天一套,就是因为管理者商业思维没有成型,到处串门。朝令夕改,一方面造成的是公司效率的低下,另一方面也会让下属不断下掉对管理者本身信任。

不少企业家们都面临着一个比较大的挑战,就是缺乏系统性的商业思维框架。实践、经验对于商业的成功都很重要,但是一定要在实践的基础上上升到思维模式,那种经验才是可靠的。

有的人往往做了一件事做成功了,但是他未必知道自己是怎么成功的,可能就是运气,碰巧。如果你问他为什么能成功?他可能说我遇到了两三件特别有挑战的事,把它们攻克了就成功了。

实际上也许并不是这样,也许恰恰是他没有注意到的一个要素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当面临再次创业或者转型时,那些没有系统商业思维能力的企业家,就很难获得二次成功的,因为他不知道到底什么才是使他成功的真正原因。而那些获得二次成功甚至是三次成功的企业家,通常都被认为是商业思维上的战略家,因为他们具备比较系统的商业思维框架。

说到这里,我想先说说国内两个杰出的企业家:一个是任正非,一个是马云。

1任正非的反熵思维

任正非带领华为取得的成绩,大家都有目共睹。我觉得他是一个在商业思维上打通了任督二脉的企业家,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商业思路,不会摇摆不定。

那么任正非的核心商业思维是什么呢?

《刘国华:马云与任正非的商业思维》

我们最早读到的任正非的文章是《华为的冬天》。在2012年的时候,他有一个很重要的讲话,叫《华为的2012》。2012年的时候,华为公司高级管理顾问田涛出版了一本书,名字叫做《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但这本书之前的题目并不是这个。出版前,田涛征询任正非的意见,任正非亲自定了这个书名。

听起来好像是任正非自己始终在唱衰华为,是个悲观主义者。但是实际上,这正是他商业思维的核心。拿一个物理学的概念,叫做熵。

物理热力学上有个定律: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系统的能量以及与能量相关的有序性是递减的。热力学定律告诉我们,在一个系统里,无序性或者是说有序性的递减是一种宿命,它是一个你无法摆脱的类似于诅咒的东西。有点像地球上的任何物体都没办法摆脱地心引力一样。任何一个系统,它永远受制于一种命运,那就是无序性,混沌性是它的归属。所以有时候熵也被称为熵死,死亡的死,死亡是一个最终的归宿。

所以一个企业也时刻要面对死亡的问题,那么企业管理者就是要不断提醒自己这点,并且在管理上要反熵。这种思维一直贯穿在任正非管理华为的方方面面。

这个做法有点像亚马逊的创始人贝佐斯的做法。贝佐斯认为世界上的公司分两种:Day 1公司和Day 2公司。在亚马逊总部,贝佐斯原来所在的办公楼叫Day 1,新办公楼也会更名叫Day 1。贝佐斯认为,Day 2 公司停滞不前,会逐渐变得无关紧要,经历着痛苦的衰退,最终迎接死亡。贝佐斯的意思是Day 1型公司就是把公司每一天当作创业的开始,没有束缚,充满了斗志。

2马云的数据思维

另外一个我觉得在商业思维上打通了任督二脉的人就是马云。我听分众传媒的创始人、著名投资人江南春讲到一个事情,他说他的儿子从7岁开始,就停掉他所有的卡通,家里只有一个节目,就是马云的演讲。他儿子每天只能看马云演讲。因为江南春觉得马云的商业思维是全球最顶尖的,极有远见。江南春想他儿子从7岁就能不断聚焦地看这些东西,言传身教之后,他儿子的视野一定是不一样的。

这种做法的确有点夸张,但是也充分说明很多商业大佬对马云的欣赏。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商业上难得的奇才。

《刘国华:马云与任正非的商业思维》

我前面讲到任正非的商业思维核心是反熵思维,马云的核心商业思维是什么呢?我觉得是数字思维。不管是早期他创立阿里巴巴,提出那句著名的口号: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还是后面提倡大数据,都是这种思维的集中体现。

早期“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就是用数字化手段去打通传统生意难做的通道,实现数字化对效率的提升,打通空间和时间的阻隔。

到了这几年,大家可能会发现阿里体系的布局其实非常广泛。这其中包括阿里巴巴、淘宝、支付宝、阿里软件、阿里妈妈、口碑网、阿里云、菜鸟物流、一淘网、淘宝商城、中国万网、聚划算、云峰基金、蚂蚁金服、UC浏览器、一达通、高德地图、恒生电子、虾米音乐、优酷土豆、阿里健康、阿里影业。其他还有很多马云投资的,像苏宁(第二大股东)、饿了么(第一大股东)、LBE安全大师、锤子科技、魅族科技、宝尊电商(第一大股东)、汇通物流、第一财经传媒(第二大股东)、丁丁网、海尔集团、恒大足球(和恒大各50%股份)、虎嗅网、华数传媒、华谊兄弟(第三大股东)、美团网、墨迹天气、拍拍贷、穷游网、瑞东科技、天弘基金、天天动听、新浪微博、银泰百货(最大股东)、友盟、圆通、众安保险、浙商网上银行(这个也是最大股东)。另外马云旗下的阿里巴巴、云峰基金、蚂蚁金服还投资了很多企业,包括还有很多国外的,如新加坡邮政、一些美国电商公司、印度电商公司等等。

但是如果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中这些繁杂的产业生态链背后其实只有一个核心思维:就是如何更好的实现数据化。马云在这些布局中,要进入或者不要进入某一个产业的判断,就是能不能得到数据,数据能不能对原来的数据体系进行更好的补充。

以菜鸟网络为例,菜鸟网络除了自己的物流体系之外,还在联合周边的超市、便利店等等共同加入它的物流体系,目的其实也是为了更好的补充在某一个区域的交易数据,让它的数据宽度和深度都做到丰富。

很多人经常把阿里巴巴和亚马逊进行比较,我查了一下亚马逊的当前市值,接近5000亿美元,相当于长期霸占世界500强第一位的沃尔玛的两倍。

马云有一次在谈到阿里与亚马逊的区别时说:亚马逊做了很多数据的工作,有很多技术都是直接最顶级的。但是它所有做的数据工作都是为了交易,而阿里不一样,阿里所有的产业布局都是为了数据。本质上阿里是一家数据公司,而不是电子商务公司。

所以,大家看得出来,马云在如此繁杂的商业体系中布局各种各样的产业,其中核心只是做了一个生意:就是数据生意。所以繁简之间,我们要首先有简的能力,才能在繁杂中不会迷失。这些都得益于商业思维的形成。

本文节选自砺石商业评论专栏作者刘国华先生的新书《新商业思维》,这本书是刘国华先生这些年对商业思维的一个总结。

文:刘国华

相关文章推荐:

色情网站的商业模式:先免后收、第三方市场、交叉补贴
商业模式创新实际是一个链状的体系,要明白5个核心问题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点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