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模式  >  谁在赚温婉、代古拉K这些流量网红的钱?

谁在赚温婉、代古拉K这些流量网红的钱?

爆火的网红经纪公司或许很快会迎来洗牌。

2018年4月的一天,子明随手把自己家猫的照片丢在了微信群里。

“要不要拍宠物视频,有钱赚”。子明很快收到了一位群友的回应。

这位微信昵称为“火火”的群友来自一家名为北京时光影点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时光影点)的MCN机构。

实际上,MCN(Multi-Channel Network)的概念是一个舶来品,起源于YouTube。本意是指平台通过签约专业的内容生产者,保障内容的持续输出,最终实现商业的稳定变现。

在国内的环境下, MCN机构成为了一种帮助内容生产者变现的组织或平台,他们通过为内容生产者提供市场营销推广、流量内容分发、招商引资等服务,从而在中间获取抽成。

从2018年3月成立起,时光影点就以微视官方授权合作伙伴的名义招募达人。据了解,在短短两个月内的时间内,其签约短视频达人就已经将近90人。

如今,像时光影点这样的短视频MCN机构正如雨后春笋般的在国内出现。根据易观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互联网泛内容的MCN机构达2300家。

进入2018年以来,这一数字仍处于快速增长中。何仙姑夫合伙人兼CMO邢川透露,现在市场上的MCN机构大约有一万家。

业内人士表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狂飙猛进之后,没有形成真正护城河的MCN机构将很快被市场所淘汰。

崛起

2016年7月,“何仙姑夫”完成了A轮2000万人民币的融资,估值超过1亿元,这也是其成立以来完成的第二轮融资。

过去的3年的时间里,何仙姑夫已经推出《麦兜找穿帮》、《囧闻一箩筐》、《妹子说热剧》、《创意配音》多个短视频品牌。

在内容产出和商业模式都相对完善之后,如何形成规模化的问题摆在何仙姑夫团队的面前,他们将目光瞄向了当时在国内刚刚起步的MCN机构。

在邢川看来,MCN机构具有规模化的优势,可以使效率变得更高,也能够为作者以及平台带来更多的收益。就在不久后,何仙姑夫推出了自己的短视频MCN机构。

“在整个2016年,国内并没有出现太多的MCN机构,我们是做的比较早的一家。”提起当时的情形,邢川回忆到。

2018年以来,邢川感受到了明显的变化。“国内不仅出现了许多新的MCN公司,原来的一些经纪公司、直播工会甚至广告公司都想来尝试做一下。”

这和消费端对短视频内容需求的爆发不无关系,抖音的日活从春节前的4000万增加至如今的1.5亿也说明了这一点。

问题也随之而来,平台对内容创作者的沟通与合作变得复杂与低效,作为中间商的MCN机构自然成为了最好的选择。

阿里针对短视频MCN推出“大鱼计划”、微博启动同多个垂直领域MCN机构合作…… 一时间MCN机构站在了风口之上。

“微视对短视频达人的补贴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业内人士向不凡商业透露。实际上,迅猛发展的短视频正在蚕食着社交媒体的市场份额。

根据互联网女皇发布的报告显示,传统社交媒体的市场比例已经从2016年的60%下降到2018年的47%,视频媒体则从13%增长至22%。

这让以社交起家的腾讯逐渐有了危机感。2017年5月,腾讯重启了已经战略性放弃两年多的微视,试图从火热的短视频市场中分一杯羹来。

早在今年4月份,网上一度流传着腾讯拿出30亿补贴短视频达人的消息。虽然具体的补贴金额不得而知,但腾讯对达人的补贴却是不争的事实,嗅觉灵敏的创业者自然不会放过这块诱人的蛋糕。

“其实,MCN机构之所以如此火爆关键还在于短视频的商业价值。”邢川说道。经历两年多的用户教育期,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意识到短视频广告的价值。

有抖音粉丝突破100万的短视频达人向不凡商业透露,其每条广告报价为3万元每条,每月可接2-3条,远远高于如今的直播收入。

何仙姑夫最早签约的短视频达人是说方言的王子涛,如今在抖音上粉丝已经接近700万,其每条广告成交价则在15万左右。

这都促成了MCN已经成为“风口上的那只猪”。只不过,在短时间内集聚爆发之后,整个行业却是乱象丛生。

乱象

2018年4月,子明一共在微视上传了17条视频。按照之前的约定,平台将按照80/条、150元/条、300元/条三个档次对子明进行补贴。

据了解,每档判断的标准是根据发布的视频在当月获取点赞量或者浏览量。点赞量和浏览量越高,对应的补贴自然也会越多。

《谁在赚温婉、代古拉K这些流量网红的钱?》

子明的17条视频里,有3条达到了最高档300元/条的要求,其余14条视频也满足了最低档80元/条的要求。

然而,到了结算日时光影点却以微视将达人数据丢失为由拒绝向子明支付补贴。无奈的子明向微视平台发起了申诉,可还是没有拿到应有的补偿。

6月10日,腾讯在“微信官方团队”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针对短视频达人4月的补贴结算已经在6月2日全部完成。

另外,其在声明中提到,“补贴是依据单条小视频在微视平台发布后72小时内,平台将综合考量该视频的质量、点赞数和浏览量等维度进行定级。”

而之前,作为一名微视短视频达人,子明完全不知道微视方面的界定以及补贴的标准,作为中间商的MCN机构自然就存在很大的操作空间。

《谁在赚温婉、代古拉K这些流量网红的钱?》

据已经跳槽至另一家MCN机构的微视达人透露,在新公司,一条低档视频的补助标准为250元,最高档则达2500元/条,远远高出时光影点所给出的补贴。

“为了尽可能获取高额补助,一些MCN机构也会鼓励短视频达人进行刷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短视频达人说道。

在某电商平台上,甚至出现了专门为短视频达人刷量的业务。其价格为10元一万的浏览量、0.3元一个点赞量。

为应对微视的监测机制,对方采取一个终端登录10个账号,一个账号只刷一次,从而保证浏览量的真实有效。对方透露,其合作的机构和达人也都在6月初顺利地拿到了微视的补贴。

实际上,正是补贴规则的不透明以及平台的弱监管给了一些MCN机构可乘之机。它们利用信息差从中渔利,正常的行业生态也因此得到破坏。微视仅凭一纸声明,似乎依旧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洗牌

“微视的补贴正在下滑”。一家来自长沙的MCN机构工作人员告诉不凡商业记者。

在其最新招募短视频达人的文件里,补贴金额已经降为每一万个有效播放量给予10元的奖金,远远低于4月份的补贴。

可这还是造成了短视频达人的泛滥,“现在一些MCN机构招达人的标准太低了,好多之前都没有这方面的从业经验”,有微视达人向不凡商业抱怨道。

实际上,如今短视频行业的制作门槛、内容呈现门槛以及推荐门槛都已经大幅度降低。邢川预计,国内大约有1000万人左右会在网上上传短视频。

随着5G技术的普及以及流量资费的降低,愿意在上传短视频的人群肯定会进一步增加。从这个角度来看,1万家MCN机构远远难以满足市场的需求。

可问题的关键是,MCN机构要想真正从中脱颖而出绝非易事,那些急功近利的跟风者终究躲不过被淘汰的命运。

想成为头部玩家,单纯依靠没有太多经验的素人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把一些自带流量的网红牢牢地抓在手里,只有这样才能快速吸引粉丝,进行商业变现。

然而,对这些已经拥有一定知名度的网红来说,自然倾向于选择一些相对成熟的MCN机构,而非那些新成立的玩家。

“商业变现也绝非想像中的那么容易。”邢川对不凡商业说道。他以抖音举例,“抖音上粉丝超过100万的达人太多了,广告商有很多可以选择的空间,竞争十分激烈。”

这意味现阶段MCN机构必须双管齐下。一方面,建立起一支有能力持续输出优质内容的团队;另一方面,还要具备商业变现的能力。

只有如此,MCN机构才能形成真正的护城河。否则,最终只能被市场无情淘汰。

(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

文:李小白@不凡商业(bufanbiz)

增长黑客CGO荐读商业模式:

拼多多的去中心化:利用C2B社交电商模式增加裂变
增长黑客秘籍:是什么吸引姑娘们在网红娃娃机店,为抓娃娃花1400块?
5个月暴增1000万用户!闲置物品互送平台享物说的商业模式

更多精彩,关注:增长黑客(GrowthHK.cn)

增长黑客(Growth Hacker)是依靠技术和数据来达成各种营销目标的新型团队角色。从单线思维者时常忽略的角度和高度,梳理整合产品发展的因素,实现低成本甚至零成本带来的有效增长…

增长不容易,盈利靠点
点赞

发表评论